聂震宁:文化大国应该设立读书节

2013-03-06 19:47:00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全国政协委员聂震宁做客大公网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2013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大公访谈》,我是主持人周楠,随着Ipad和各类电子书阅读器的风靡,电子书即将取代纸质书的说法也是此起彼伏,人们开始担心中国传统出版业该何去何从。今天大公网邀请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出版集团原总裁、中国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先生做客大公网,来谈谈中国的出版业。欢迎聂委员,请给各位网友打声招呼。

  聂震宁:大公网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欢迎聂委员做客大公网,我注意到您去年的提案是关于提高稿酬征税点的,首先介绍一下这份提案现在有什么进展?

  聂震宁:去年是十一届五次会议,政协会上,我提出了大幅度提高稿费所得税的起征点,受到了很多网友,当然也包括很多文学界、文化界、出版界的朋友的关注和支持,这个提案也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国务院有关部门也给我作了答复,答复态度是非常积极的,使我感觉到他们是认为这是有道理的,会比较的快速得到解决。

  主持人:如果让您预估一下,最快什么时候能实现这个提高稿酬征税点。

  聂震宁:因为我不能直接跟他们进行时间的追问,我理解每一个部门的工作都有它的节奏,它的速度,它的各方面的条件。但是我想,在不久的时间,假如我们的财税部门对税种有进行调整这样的机会的时候,所谓稿费所得税起征点我想也应该得到比较好的解决。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判断,因为他们给我答复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态度。

  主持人:您还是挺乐观的。

  聂震宁:对。

  主持人:那昨天很多网友也都关注到了温家宝总理做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作为现场聆听了工作报告之后,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聂震宁:感受“事非经过不知难”,我们这五年,上一届人大,国务院政府,我们政协算是五年算一届结束了,国务院总理做了政府工作报告,让我们回顾了过去五年国务院所做的工作,确实非常不容易。给我一个非常深的印象就是谈成绩和谈问题,谈面对的我们的形势都非常坦诚,非常实事求是,都能够落到实处,这是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我觉得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亮点,那是对改革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要有共产党人的勇气和智慧继续推进改革。我们中国的事情,包括问题,包括面对的矛盾都需要通过改革的办法来不断地解决,所以这一点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说表现出这样的勇气和决心,这让我们为之一振。

  主持人:作为在出版业工作了那么长时间的您来说,我们也了解到出版业曾经经历过一段文学图书类的低迷时期,如果现在让您回顾一下那段低迷时期是什么情况?

  聂震宁:文学图书,您说的低迷时期,我觉得这需要讨论一下,文学图书曾经是我们出版业非常主打的产品,那么后来教育类变成了第一,因为我们是重教之国,科教兴国,所以教育类图书是第一。第二是少儿类图书,第三是文学。过去文学在少儿之前,我觉得这个变化是在新世纪,21世纪开始发生的变化,应该说20世纪90年代末的时候已经有变化了,这也很正常,我们的出版业是要为教育服务的,少儿类图书应该是走在前面,应该少儿学习的诉求更重。文学书过去可能比较热,到90年代的后期、新世纪的初期,稍微有一点平淡一些。平淡的原因我想是多方面的,人们的阅读已经多元化了,包括互联网数字化阅读,也已经开始吸引了很多读者,分散了。再一个人们的阅读也是由于就业、各个方面的考虑,开始往其他方面的知识类读物转移,所以文学类图书受到了一些影响。

  但是我觉得近几年来都有一些比较好的畅销书,有一些比较纯文学的书也有比较好的销售业绩,但是因为莫言获奖了,所以文学图书又有了一个新的增长,但是再有增长也没有超过教育和少儿,所以现在文学书相对于莫言获奖之前,又有一波比较热的出版和销售,我想这也是很正常的。像这样的情况是多方面的原因,当然了由于市场化的原因,由于我们读者的自身发生变化的原因,还有书稿质量的原因,造成了曾经一度比较平淡,或者用您的话来说比较低迷,现在也正在又一次受到关注。我们回忆起来新时期开始的时候,就是80年代初,那文学书是人人排队买。

  主持人:那个时候文学书是主流。

  聂震宁:特别主流,是排在第一的,因为那时候刚恢复高考,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那么严峻,那时候都读文学,后来就开始大家还是读教辅类书了,让孩子读更多的教辅书,考更好的学校。90年代末的时候少儿书又上来了,这说明我们社会物质和精神的生活都有了比较好的起色,所以它开始对小孩子的学习比较关心,小孩子的启蒙比较关心。文学书就不断地往后退,但是始终没有退到第四的位置。

  主持人:像您刚才说的少儿类的教科书可能在出版业来说排名比较靠前,但是也有人说这种事情可能就反映出来中国的一个应试教育的现状,可能大家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读书而读书,而是为了应试教育,对于这一点您怎么看?

  聂震宁:说得有道理,我总觉得是这样,我们的图书市场的分类,第一应该永远是少儿,教育应该退到一个适当的位置上去,现在教育出版还是比较热,除了教材不用说,那是国家规定的,但是教辅类读物量还是比较大的。教育我想一个社会的教育是一个大教育,不应该是一种应试教育,那么像文学图书也好,少儿类读物也好,都应该成为大教育应该读的一部分,而不是应试教育的教辅类读物,这不是理想的读书市场的结构。

  主持人:我了解到聂委员今年又有了一份新的提案,关于阅读的,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份提案的内容。

  聂震宁:好,因为我是从2007年开始就提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设立国家读书节,每一次政协会议我都会提这个提案,去年提了,今年还在提。今年我的提案还是设立国家读书节的提案。因为世界有读书日,4月23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它确定了这个节日是纪念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同时也是提倡保护版权,这当然很好。但是有些国家也有自己的读书节,读书周,或者读书月。我想我们中国应该可以有自己的读书节。

  主持人:作为一个文化大国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日子。

  聂震宁:对,我们有5000年的文明的传承,我们有我们非常好的阅读的传统,阅读的理念,我们有我们的文化的特色,包括阅读文化的特色,应该有一个中国的读书节,我建议这个中国读书节就定在9月28日,是孔子的诞辰日,因为孔子这位先贤特别重视教育。他是一位大教育家,同时对阅读,都有非常精彩的,非常精辟的,传了2000多年的这样一些名言警句,可以说是阅读的真正的榜样、先贤,用这样的日子组织大家开展全民阅读活动,我想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同时我这个提案还延伸出第二个提案,就是建议组织开展全民阅读志愿者队伍建设这样的活动。

  主持人: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全民阅读日的话肯定会有大量的人从事这个工作。

  聂震宁:对,那么全民阅读活动本身是一个非常分散的,非常个人化的,或者社区化,同时也可以社团化,也可以社会化的阅读,大到社会组织,小到个人阅读,因为它还有分散性,需要有一些志愿者来给人们带来更好的阅读的信息,推动大家的阅读 ,可以说帮助大家阅读,支持大家阅读,然后形成一种阅读的热潮,这样的阅读志愿者可以从大学生里面产生,也可以从高中生里面出来做这样的活动。同样我们文化机构的从业人员包括出版社也应该成为志愿者队伍的一部分。我建议由我们的宣传部门、文化部门、文化企事业单位大家共同组织开展全民阅读志愿者队伍的建设,这样我想可以形成更好的全民阅读的热潮。有了这个全民阅读的热潮,我想我们读书的市场会形成更好的景气。

  主持人:毕竟5000年的历史有那么丰富的资源,我们这一代人或者下一代人都有义务把宝贵的文化资源传承下去,像您说到阅读,现在电子书的风靡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我们几乎每个人手里面都进行电子书的阅读,电子书也凭借自身的信息量大,更新快、方便的一些特性已经成了人们读书的主要的方式,所以很多人就会担心电子书会不会最终取代纸质书。

  聂震宁: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也讨论了很多年了,早在2010年的时候,我去台湾,跟台湾的一位出版业大佬我们有非常深的探讨,他认为台湾大概是五年内就会出现五五波,就是50%的电子书或者是数字出版,电子书是其中一种,还有包括手机阅读,包括网络阅读等等,然后50%是纸书,他就问我,他说你说大陆大概是什么时候能够出现五五波?我说不好说,我说我最不喜欢就这个时间来说事,因为它总是在转换过程当中。

  主持人:一般都在变化当中。

  聂震宁:对。但是现在三年过去了,据我了解也还没有接近五五波的迹象,有人说早五年都提出过五五波,但是现在五年已经过去了。所以这是阅读的介质转换的过程,甚至上海曾经出现过电子书非常热,然后回过来又有很多人反过来买纸书,这个事情可能不好说。我觉得电子书还比较好说问题,因为拿电子书来读书和拿纸来读书,应该说都是完整的阅读,之所以有不同,就是纸书给我的感觉是我会经常反复翻阅,而且有一种亲近感…

  主持人:有一种文化的沉淀。

  聂震宁:属于自己的,属于我在不断研读的一本书,电子书我也读,浏览的感觉更重一些,这个当然会不断地改进,电子什么都有。总而言之,一句话,要取代纸质书,从我的感觉,电子书取代不了纸质书,也许会有所说的五五波,或者是六四,我觉得都没关系,这是一种阅读的介质而已,内容最重要。现在我比较担心的就是这种微阅读,就是手机的微博阅读,确实有很多精彩的东西,但是慢慢的现在大家都在140字以内不断的转换,不断的阅读,所以我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微阅读的焦虑”,这种移动阅读,智能手机、微博等等,短信。当然我自己也读,但是问题是,我觉得微阅读也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它符合现在的生活节奏。

  聂震宁:很快,有很多精彩的警言妙语,有很多的闪光点,甚至是快速地传递信息,言简意赅的东西。

  主持人:那您焦虑什么呢?

  聂震宁:原来他们跟我说焦虑,第一我写那篇文章是《微阅读的焦虑》,我先说的是微阅读是一个趋势,人类整体阅读和微阅读、碎片化阅读和整体阅读,深度阅读和浅表性阅读,娱乐性阅读和严肃的阅读等等,都是在不断的转换,都是我们阅读过程当中会产生的兴趣。那么这是正常的现象。比如论语,刚才我说到孔子,论语就是它的语录体式的文体和它的整体结构,显然就是碎片化的,但是由于它的思想是整体的,所以它最后成为了经典 ,所以碎片也未必就是简单碎片,可能传达的是一个博主的整体的思想。大家议论的也许产生了我们一个整体的一个意见。深度阅读和浅表阅读也一样,陶渊明先生他就主张“好读书不求甚解”,那就是浅表性阅读,同时他也说了,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我们的报纸,我们的杂志在近代才开始有的,过去没有,过去讲的是要正经地弄一本书,到了近代开始有报纸、杂志,那就是碎片。现在有报纸做过一次调查,现在读标题的人相当多,读个标题就够了,有特别感兴趣的才会再看下去,这就是碎片阅读。无论中外都是这样子,所以这也不值得焦虑。

  但是我觉得焦虑的是如果我们这个社会大家都在进行微阅读,而且微阅读又不是经过一定中介的,比较有权威性的中介的一种传导的…

  主持人:或者说有过筛选的。

  聂震宁:对,那么人们每天是在街头巷语当中度过,人们情不自禁的谩骂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每天沉浸在这样的微阅读里面,可能给我们社会带来千千万万,亿万的信息受众,但是可能对我们养成国民性格,养成国民素养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或者说值得焦虑。因此要成长出来精神博广的科学文化大家,像这样的环境是不太容易的。所以回过头来我们还要主张,除了微阅读之外还要有深度阅读,要整体化阅读。所以我现在想的是数字技术给我们提供了信息便捷的传播,给我们提供了互动表达的机会,给我们传播了大量的舆论的自由发表的这么一种场所,这是非常好的,可以说是我们人类,我们民族,我们国家一大进步。在这同时也还需要人们有些人要沉思默想,要读完整的书,要研究完整的一些知识。所以数字出版和纸介质出版,事实上这两者往往代表的就是两种阅读理念,一种是快捷的、互动的,当然也还比较节约的一种阅读;另一种阅读可能是迟缓一些,但是可能要深度一些,要整体一些,这两者应该是并行不悖的,数字技术,数字传播给我们带来了更好的舆论空间和信息空间,同时传统的阅读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主持人:无论电子阅读还是纸质阅读是一种形式,但是现在电子阅读发展迅速,面对这样一个迅猛的来潮的时候很多人想说中国传统出版业是不是也要应该面临一次大的改革?

  聂震宁:是,中国传统出版业面临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当然到现在为止,纸介质出版总量还是保持在比较好的一种状态,但是没有很快的上升,然后数字出版上升的比较快,当然这数字出版统计的内涵跟传统出版的统计的口径不完全相对。数字出版的统计现在目前发布出来的包括了除了电子书、手机阅读、网络期刊,还包括了网络游戏、网络广告、手机短信,还有彩铃,这些还不完全对应。那么数字出版方面的跟传统出版方面完全对应的部分,目前对我们传统出版没有形成极大的冲击。但是往前看肯定还要受冲击。所以传统出版这方面应该有一种危机意识,危机意识我想就必须要有应对的措施,这应对措施现在事实上很多出版社也都在比如跟网站合作,跟电信商合作,跟网络供应商合作,把自己的内容放到网上去。传统出版业应该感到有危机,我们应该说是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些,这是不是跟我们的阅读的文化的传承有点关系?因此,就开始有青蛙的效应,有这种危险,就是温水煮青蛙,最后青蛙会煮死,现在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觉得比较稳定,于是某一天就发现雪崩了。

  这样一来,传统出版商就要找好自己的位置,在这过程当中我有过一些思考,包括媒体问过我看法,我想法是传统出版商最强的不是用纸来印书,这不是多难的事情,难就难在这部书稿是好书稿还是不好的书稿,这部书稿是谁写的,或者说我想要一部书稿能不能够帮助作者来写这部书稿,我有书稿以后我来编辑加工使得内容更加的完整合理,然后传播出去别人说是我出的,因为我是出版社的社长,我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做过社长,他出这本书肯定是说明这本书是有价值的,这本书是值得买的,这就是品牌的价值。这一系列过来,这个时候传统出版商的优势看出来了,它对作者有组织能力,对选题有设计能力,对组稿有渠道,编辑加工有传统的优势,有传统的优势品牌,能够得到很好的读者的青睐。我们要强化这些优势,是不是一定要建立一个网站,是不是立刻要做电子书,那是另外一件事情,其实电子书也好,网店也好相当于书店。因此传统出版商在这个问题上要有自己的优势意识,要把自己的优势强化起来。

  主持人: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聂震宁: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样才能够在今后的出版业进一步转型的时候还保持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主持人:好的,谢谢聂委员 ,通过聂委员的分享,让我们对于读书,包括对中国的文化都有一个重新的审视,我们希望中国人的阅读方式和心态更加健康一些,所以也希望聂委员有机会再来我们大公网做客,感谢您的分享,谢谢,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聂震宁,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韬奋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