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予鲁:没有文化的自信就不可能有制度的自信

2013-03-08 19:56:43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全国人大代表、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予鲁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2013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大公访谈》,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做客大公网的是全国人大代表、义马煤业集团董事长武予鲁先生。武代表您好。

武予鲁:主持人好。

主持人:请您给各位网友打声招呼。

武予鲁:朋友们好。

主持人:我首先想请问武代表,您作为代表的身份来上会,如果请您说一下我们今年两会的关注热点是什么?您认为是哪些方面呢?

武予鲁:热点很多,但主要的有几条,因为我们改革开放多少年,中国的快速发展,带来一系列的问题,也就是说社会欠帐、环境的欠帐,发展中遗留了很多问题,所以热点就非常多。但是主要的热点恐怕今年还是主要是关注改革和环境,这恐怕是比较热的。这个环境问题看来你不管是北京也好,全国你看都是雾霾。开句玩笑,还是比英国当年50年代那时候的《雾都孤儿》,比那个环境还要好得多。

主持人:心态是比较乐观的,但是目前环境问题也确实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那您今年上会的议案是关于哪方面的?

武予鲁: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也是有关煤炭的有序发展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关于精神文化方面的问题,两个议案吧,不是叫议案,叫意见。这个也很简单,简单说就是政府从去年国家发改委作出决定,对煤炭交易,特别主要是以动力煤为标志的交易整个全部扔给市场了,政府不再搞指导价,什么重点合同价,这一些全部交给市场自行交易,自由贸易、自由交易。这个时机,严格来说政府选择时机非常好,正好这煤炭的周期和咱们国家这个周期正好卡在这个坎儿上,内外价差有趋一致的可能性的情况下,及时地推出,非常正确,选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问题是在哪儿呢?问题是这个球抛出去了,交给市场,市场也有能力,它确实有能力,而且它这个能力可能还大于政府,强于政府,因为它有发现功能,发现功能它市场就有一种引导,有一种指导,甚至可以保持市场的稳定、交易的公平等等,它功能非常强。问题这巧就巧在哪儿呢?巧在你政府扔出一个球了,没人接。

主持人:为什么说没人接呢?

武予鲁:你扔给谁呀?

主持人:市场吗。

武予鲁:扔给市场了,市场现在的规则还没有建立。

主持人:就是关于这方面没有一个……

武予鲁:要素还不健全,就是关于煤炭市场这一块,真正全部推向市场还机制没有形成,规则还没建立。怎么办呀?就这个意思,再简单说,抓紧时间把我们这个要素改完善了。

主持人:相关的机制建立起来是吗。

武予鲁:相关机制建立,其实也非常简单,比方说你像郑州商品交易所已经提出,做了一些大量的基础工作,已经把很多细则都搞得非常细了,其实国家批一下,就是挂牌做期货,就是做煤炭期货来引导市场,这个是非常好的,将来下一步随着市场各种要素,机制规则建立以后,也进行挂牌交易,都是非常好的,这样它完全就可以按照市场规则去运行了。就这一个小意思,小建议,但是也是一种担心吗。因为这个担心主要源于什么呢?如果这样无序,如果说交易市场,市场里各种机制没有建立,那显然就是一种无序状态,这个无序状态在市场过于自由的话,它带来的伤害是非常大的,甚至对一个行业就可能造成巨大的伤害。更主要的问题,如果无序发展,将来会出现到2020年,我们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的时间,那时候会存在着煤炭严重不足,并不是煤炭过剩,但已经没几年了,七八年的时间。会出现不足,为什么不足呢?很简单,它和国民生产总值的相关弹性系数,你一折算就出来了,不足。包括我们现在已投入的一些产能,将来全部都释放,包括后几年还有一些,你比方多少亿的投入,再投入也赶不上2020年煤炭不足。就是这问题。所以说对市场必须有有效的指导,依靠市场的功能。

主持人:这是您其中一个建议?

武予鲁:其中一个建议。

主持人:另外一个呢?

武予鲁:另外一个建议就是精神文化方面的,所谓的精神文化,这么提不太合适,因为十八大也提出一个关于精神文明建设,它是精神文明建设,也提出过文化产业和文化发展,总理的工作报告也提到了关于文化,其中总理最重的一句话就叫“文化是民族的血脉”,这话说得非常重要,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理解这句话,反正我对这个理解是非常深刻的,这是一。而且文化将来还要形成产业,文化还要大发展,将来还要形成我们的文化自信,配合着我们的道路自信,配合着我们的制度自信,给将来我们国家的现代化的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等等这些都是相配套的,必须有文化。提得都非常好。

今天吴邦国委员长的报告当中,其中也提到文化的问题。但是我提这条建议主要是什么呢?就是各位领导也好,从中央到国务院,一直到人大都提出文化建设,各地方政府都在提文化建设,这文化建设我感觉到好象没有入道。

主持人:这是点到了是吗?

武予鲁:对,做了哪些事情?你比如说做了一些古老文化的遗产的修复,挖掘了一些古老文化的价值。同时建了很多设施,又建立了基础的设施,包括文化、电影院等等所有的,甚至形成一些文化产业。我感觉好象有些误区。文化基础设施可以去靠企业形成产业都行,但真正文化是什么?文化是用来传承的。

主持人:或者基础设施只是一方面。

武予鲁:仅仅就是你给它创造一些条件,真正的文化是要用来传承的才能叫文化,你不能传承的怎么叫文化?你看总理讲了,文化是我们民族的血脉,血脉是什么?就是传承,DNA也好,血脉也好,哪个人与哪个人,民族与民族,它就是靠血脉来传承,它是一种用来传承的,所以这一点是一种在伟大民族复兴的历程当中,我们要提到一个传承问题,文化是一定要传承的。

基于这一点我想,假如说我稍微拔高一点,十八大提出一个社会治理问题,社会治理靠我们的庞大的公务员队伍?还是靠国家?显然不行。我感觉社会治理需要精神文化,这是其一。

第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有精神文化。现代化的中国仍然需要精神文化,小康社会的建设更需要精神文化。

主持人:文化是贯穿始终的。

武予鲁:对,然后我说句话,但不一定是对的,个人观点,没有文化的自信你就不可能有制度的自信。如果刚才咱们说的几个对文化的需要的话,我感觉到好象都不清晰。因为中国的主流文化是什么?我问了好多学界的一些领导,一些专家,我说我们中国的主流文化是什么呀?

主持人:那您认为是什么呢?

武予鲁:我说现在没有形成,不是没有形成,我说现在没有形成这是一个方面,另外是已经形成了我们丢失了,这两层意思:一层是没有形成,没有形成新的,或者是结合现在社会经济发展的还没有形成;所谓已经形成了,那就是以前我们原有的、传统的、优秀的,已经有了,我们又丢了。对不对?我觉得就是这个问题。大家要探讨,我也是呼吁各界人士对于中华民族传统优秀的文化进行挖掘、进行传承、进行发扬,来弥补社会进步过程当中的一个精神方面的不足。这个也很简单,咱放开讲这一点,就很简单。中国现在社会进步了,当然这个进步是有条件的,这是一个小伏笔,人民有钱了,有房子了,生活应该是很幸福了,其实不然。

主持人:就幸福感还是不强是吗?

武予鲁:不强。不仅幸福感、安全感,更主要的问题还存在一个什么问题?矛盾越来越多了,大家意见越来越大了。当然社会上的一些仇富、仇官这东西自然现象,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丢失了文化。就是丢失了文化,社会每个人都是以我为中心。

主持人:所以您倡导用文化来解决这些社会上的不良现象?

武予鲁:不良现象。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些探讨,实际上我们已经推了有三年多了,但这思考应该是十年八年以前的事情,只是没有平台,或者是环境不合适,没有条件。三年前我们推了,现在说应该是四年了,做了一些探讨,你像咱们说爱国,你看总理讲了,要有美德、品德、道德,什么四德,提倡四德;还有咱们胡主席讲的八荣八耻;现在又号召学雷锋等等这些讲奉献的东西,都是正能量。但是问题是怎么让大家能把形成整个社会民族人们共同认知、认同的东西,怎么挖出来?就形成这种模式就好了。

主持人:所以您希望大家加强这方面的意识。

武予鲁:对对,就这意思。

主持人:我们也很高兴看到武代表 作为煤业行业的人,但是关注了文化这方面。当然我们今天可能也更期望跟您聊一聊您本身所在的这个行业的一些情况,就比如我了解到,您是从煤业的一个基层工作做起来的,一步步到今天,可以说您也是见证了煤业发展的一个亲历者,所以也想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中国的煤业这几年的一些变化。

武予鲁:好,作为煤炭人,下海以后当煤矿工人,70年代高考改革,上大学,大学毕业不管读研也好,怎么也好,一直是在煤炭,从煤炭企业到政府,政府又到煤炭,总而言之,这一生都在煤炭(行业)。现在要这么说句话,原老煤炭部任命的科班毕业生,在董事长位置上干的,全国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主持人:一定要给大家分享一下。

武予鲁:应该是见证了中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煤炭的发展史,这应该还是有一些体悟。咱们煤炭行业应该这么说,不说原来,说改革开放初期,包括一直到80年代,到1989年以前,大概就11吨左右;改革开放以后,当然煤炭产业也得到的长足的进步,世界上最先进的煤矿就在中国,你像例如我们的神华,他们的效率可以达到160吨,美国也就是50来吨,澳大利亚也就是48、49吨,全世界最先进的,效率最高的就是中国的神华,它是成世界第一了,确实效率高、效益高,主要体现它两“效”吗,一个煤矿先进与否,主要是体现在这儿,效率特别高。但是最差的煤矿也在中国,例如咱们说的小煤窑,连日伪时期的都赶不上,确实很差。

但是这几年咱们原煤炭部也好,后来的政府也好,一直关闭小煤窑,进行整合,大为改观,今年死亡率是达到历史最低。可以这样说,煤矿现在的安全状况已经好到什么程度?它每年所造成的必然的一种死亡,我说必然就是都有风险吗,更况且这个煤炭行业是个高危行业,煤矿上伤亡的人,还不足农村那个农业机械的伤亡人数,一半都不到。

主持人:这是今年的情况是吗?

武予鲁:对,一半都不到。农村那个小拖拉机、小收割机,那对人造成的伤亡的总数远远超过煤炭。

主持人:也就是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

武予鲁:对,你看现在咱们的死亡率已经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了。当然虽然说、老是说煤矿事故多发,给社会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你看看今年,中国咱们的百分之死亡率,衡量安全的最好的指数是百分之死亡率,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非常好。

主持人:当然提起煤业的发展,可能安全生产是最揪心的一个问题。

武予鲁:是最主要的,最揪心的问题,对。

主持人:所以作为煤业行业的人,您觉得怎样能够把这个安全生产做到位?

武予鲁:煤矿安全确实是个大问题,几十年来,说实话,围绕这个问题,有不少政府机关,包括领导,是要求也好,安排也好,部署也好,学习也好,投入也好等等,就是彻底要改变煤炭这种不安全的状态。通过这几年的努力,应该说效果已经非常好了。比方说煤矿的重大灾害,应该说已经得到比较有把握的遏制了,重特大,群死群伤事故,这应该说基本上遏制了,其投入也是巨大的。但是具体说起来就是上技术、上设备,更重要的问题我感觉到还是主要是解决哪些问题?就是首先要解决好物的不安全状态,就是我们大家都是这样讲的,但是有些人不太理解,你把物的不安全状态解决好了,你比方说设备不能出问题,不能出事故,现在都是这样了,整个一年下来的工作面是从来设备不再换的,更换的。你比方夯道,夯道是不能出现变形的,当然各种技术手段都要上去的,所有的环节,所有的物的所有的状态都是一种完好状态。

主持人:首先从设备上就应该克服这些不安全的因素。

武予鲁:设备都需要,你包括支护,安全这块我单独说,安全事故灾害,八大自然灾害单独再说,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解决好环境的不安全因素,你的环境是否好。

主持人:这个环境指的是什么?

武予鲁:就是人们在工作和沿途所有的,就是你工作的环境,这里面有好多的环境不安全因素,我差过来,煤炭里头现在来讲已经是八大自然灾害。原来老规定的是水、火、瓦斯、煤层、顶板,五大自然灾害,现在又增加了地温和冲击地压和煤瓦斯突出,就是八大自然灾害,你今天只要入井,这八大自然灾害随时都威胁着你。所以这些状态也得把它解决好,全部得解决好。

最后还有一个就是把人的不安全行为也得解决掉,就是提高劳动者的素质,加强教育,加强安全管理,加强监督检查,当然还有些制度,解决好人的不安全行为。

我们单位也是这三个方面应该做得不错,现在的煤矿的井下反正比北京的地铁稍微差一点。

主持人:看来还是很有自信的。

武予鲁:很有自信的,那当然要自信,不是领导要求我们要自信吗。

主持人:那尽管我们听到了煤业这几年的一些发展,包括从政策上的或者从质量上的,包括我们的生产意识方面,这些都是我们看到了很好的一个现象,但还有很多人就在说,煤业作为一个资源型的产业,可能相对应在它的发展过程当中就会涉及到一些资源浪费或者是生态环境问题,那您是怎么平衡这些问题的?

武予鲁:这个东西我想是这样,这个问题应该是一种对社会经济行业当中的一些不完全了解,是从一个侧面来看待这个问题。当然大家说,大气污染主要是电厂,电厂排2.5,好,我们没电厂呀,我们仅仅是出煤呀,我不可能把出发出来的煤没有2.5呀。煤矿是出煤的,你单方面地说我们煤炭造成了大气污染,这显然这东西是有点有失偏颇的,对我们是不公平的,我们煤矿人是在用血和汗照亮别人的,给社会做光明的事业的,是不是?你把这个责任要推到煤矿人身上,那可是太冤枉了,找谁去?找乾隆告状去?这东西他也不懂呀,是不是?所以说这是一种偏颇。因为我们是挖煤的,不能推卸这个社会责任,你能说我把责任推到电厂?显然不可能,你也不负责任,为啥你出点洁净煤呀?我想想还是有可能的,将来煤炭也可以出。比如说对煤矿的开采将来我们地下齐挖,那必定现在世界这项技术还不成熟,将来我们有责任,将来可以出洁净煤,将来供电厂发电的时候节省燃料吗,我们可以把它汽化等等,当然这是后话,总而言之,对煤矿、对环境生态,你不可否认是有一定的破坏作用的。你比方说特别是一些露天矿区和我们井下开采对水资源的一些影响还是有的,但是咱们公平地说句话,没有煤炭行吗?咱说中国现在的核电、风电、水电,太阳能发电,包括现在还有一些所谓的新能源,你现在全部加起来占多少?不到20%。

主持人:所以发展还是要的,就在发展过程中……

武予鲁:我说这是两个概念,就是你那么多的能源提供也不到20%,而且你想达到20%,你付出的代价甚至是10倍更多,煤炭还是比较廉价的,价值又比较高的,对社会贡献比较高的一种能源产品,对中国是一个富煤的国家,咱们不能对它妄自非议,我感觉是这样。大量的今后的特别是你现代化建设,咱们说的中国不发展,这十几亿人的城镇化怎么解决?发展就得有工业……

主持人:所以您还是认为煤业是肩负着发展的重任的?

武予鲁:负重,忍辱负重,应该是这样。

主持人:但同时您也考虑到了,可能煤业对于环境或者生态造成的一些影响,所以也在考虑着如何在发展的同时兼顾着生态和环境。

武予鲁:对,也有责任。

主持人:好的,谢谢武代表,谢谢您和我们各位网友分享了那么多热点话题,感谢您的参与,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武予鲁,全国人大代表、义马煤业集团董事长。他是煤矿工人出身,30多年来一直与煤为伴,他的人生可谓:戎“煤”一生。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