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贞:香港民众应多到内地 了解真实的祖国

2013-03-12 10:48:50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2013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大公访谈,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做客节目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九龙社团联会理事长王惠贞女士,王委员您好,首先请您和各位网友认识一下。

  王惠贞:大家好,我是王惠贞。

  主持人:欢迎王委员做客大公网。我们也知道政协工作会议马上要闭幕了,那在您参加两会的这段期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惠贞:这一次的感受我觉得习总书记提出了国八条,我觉得这一次这个八条在我们两会里边也深深地体现了。体现了第一项就是在第一天的时候贾主席的工作报告,我没有看,我拿起这个报告以后已经有这个感受了,纸张轻了、薄了很多,但是内容是很充实的。同样的第二天我们列席人大会议的时候,温总理的工作报告也是同样的,纸张薄了,页数也比去年少了,但是内容是很实实在在的,报告总结过去五年的工作以及对2013年的工作计划,未来五年的计划都是有很清楚的交待的。

  主持人:那政协也刚选出了新的一批领导班子,包括来自香港的董建华先生继续连任政协副主席,以及香港的十名常委也继续连任,并且还有六名来自港区的政协委员新晋为常委,对于这个选举结果您怎么看?

  王惠贞:我觉得这个选举结果从今天那个投票率里边已经是告诉大家了,大家对新一届的常委以及我们的政协主席、副主席是非常认可的。特别是我们俞正声主席,我以前过往跟俞主席是接触比较少的,这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就是最近我们港澳联组有一个大会发言,俞主席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俞主席很用心地听了我们港澳两地的发言以后,我们原来设定有12名的委员发言,他听了以后很有感受,然后就跟我们提出来了,如果我们在座的有哪一些委员愿意临时地要报名的,也非常欢迎,我们也很踊跃地去报,最后他多听了几位的发言,然后他就作了一些总结。总结都是发自俞主席的内心的,我们中间也讲了很多,这一次我上两会期间,一个很热门的话题就是奶粉事件,这个奶粉事件,食品安全问题跟药品安全问题,不但是港澳组的一个很多人讨论的议题,也是其他组别的各界别的一个讨论的问题。他就提到了,不但是提到要怎么去立案,怎么去加强管理,更重要的是从基本上,就是在贾主席提出的道德,我们诚信社会的建设,以及在学校的教育基础建设起来。还有最近大家也感觉到了,内地很多同胞也去到香港去买奶粉,也起了一些社会的舆论,俞主席就把这个情况用上海的情况给我们作了比喻。他说他在上海工作的时候,上海也有很多的外来的工人,外来人口来到上海去工作,有接近700万的人口,基本上等于是香港的人口了。那上海的人觉得,你来到我们上海,念书又占了我们学校的位置,工作又影响我们,去医院医疗很多都影响了,为什么你的孩子进来了,我不能享受同等的待遇?他说了,因为外来人口他们孩子要念书,高考的时候要回去原地的,他说这一切一切都是很应该的,但是社会上也不能一下子全部接受,那我们只能两边调节,然后循序渐进地做,就把矛盾化开。我觉得俞主席这样一说的话,我们就茅塞顿开。

  所以我可以说这一次在大会发言,俞主席给我们的讲话,大家对他都是非常高度的评价的,这个是我们对领导的一个看法。

  另外对于我们香港很多委员,有六个新任的常委进去我们常委会里边了,他们都是属于高票当选的,可以说各自也是界别里面的佼佼者,都有不同的界别,不同的背景的代表,等于说我们政协委员这次应该是广泛的,从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层次、不同的专业里面去说经验,所以可以说这一次的分配是比较全面照顾到的,也可以让我们政协委员方面能够比较融洽地去发挥我们作为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功能。

  主持人:看来您对新的一届政协领导,包括港区委员晋升为新的常委这些一系列的事情都是抱以一个非常认可,然后非常开心的一个心态。

  王惠贞:是。

  主持人:那您今年两会带来的提案是哪方面的呢?

  王惠贞:我交了三个提案:一个是关于珠江流域的水质的控制。因为现在我们都提出来了,有五个方面要建设的,除了我们的经济要建设,我们的政治、文化、文明要建设,更重要的最近几年我们又提出来了生态的建设。生态的建设我看到确确实实在这几年来我们的经济发展了,不再是盲目地在追求我们的GDP增长,而是要求我们的GDP增长是绿色的增长,要节能、要优化地增长,所以我觉得国家在这一方面确实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水是很重要的资源,珠江流域是我们广东很重要的一个水源,所以我们觉得必须要把它好好地保护。在过去改革开放30年,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懂得这一方面的重要性,可以说那个是污染性比较多的,很多的企业都在流域的两岸去建设。所以我的提案就提出来了,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些制度去立法,怎么再去把空气,把两岸流域的企业怎么好好地让它变成一个绿色的企业,怎么去调整,忙我们的水真真正正能够做到一个很干净的水。

  主持人:立法去保护水。

  王惠贞:保护我们的水源,立法怎么去采取一些制度,让我们两岸的这些企业生态能够更加环保。

  主持人:您刚才也说到有三个提案是吗?那另外两个呢?

  王惠贞:另外一个就是关于我们政协委员自身的,我记得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习总书记他也去到深圳南巡,这次南巡,我们在香港对他南巡的整个路线是非常欢迎的,也是一个很明确的让我们清楚地知道了改革开放继续往前走,这个我觉得是对全世界一个很清楚的一个信号,这个是非常好的。同样他南巡这个路线,除了路线变以外,有一个作风我们是非常有印象的,就是他不要红地毯,不要开路,也不要事先的踩点等等的。其实当时我已经写了一个提案,就是说我们作为政协委员,我们每一年都有两次的全国巡视的,我们希望我们巡视的时候真的是能够少一点的对地方做的一些干扰,不要铺张,踩点也不需要提前的踩点,这样的话我们去看才能够看到比较全面的、真实的一面,那我们能够反映的情况才是比较实实在在的一面。这是我写的提案的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关于中国以至全世界我都是这样要求的,就是政府的官员,官商应该要分开,不谋而合,我前天列席人大的时候,看到 两高的报告同时,温总理也有一个提案,提案就是关于我们行政机构的精简,现在我们国务院里面减去4个部门变成了25个部门,特别是里边的铁道部的取消,重新整理这个交通,我觉得这个调整是很好的,它真的是能够做到行政、企业分家,我觉得是非常有效的一个做法。还有提倡出来的是一个企业的行政交叉,这个是必须要清清楚楚分开它职能分布,我觉得这个提案很好。所以不谋而合,跟我提出来的政府跟商业的行为要分开我觉得是有一个不谋而合的一个情况。

  主持人:那您这三份提案现在有得到什么回复吗?

  王惠贞:暂时还没有,因为是刚刚才提上去的,但是按照我过往的经验,他每一次收到大概一个月左右,都会有一个回应,回信就说我们收到你的提案了,我会把它调去哪一个部门去受理,有一些能够作为一个意见的,他就会转达,有一些还不成熟的,他们会说研究。我觉得不但是全国政协,就是我在省的时候,它都有这样的。我记得以前我有一些提案是超过了省一级的,是关于全国性的,他会把我的提案就转达到全国那边去了。所以我觉得政协这个渠道还是非常畅通的,也是很有效的。

  主持人:就是您对于自己提案关于得到回复这方面还是比较关注的?

  王惠贞:对。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关于两地奶粉事件的问题,所以现在这也是大家正在热议的一个话题,相信每一个政协委员或者来自香港的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都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所以在这儿也想再问问您对于奶粉事件您是怎么看的?

  王惠贞:奶粉事件我觉得应该要分开两个层面去看它:第一个是在内地这个奶粉事件,是在前年发生奶农,就是收来的奶有三聚氰胺的时候,那时候广泛的人员已经感觉到奶粉是否安全?大人来说喝了我们可以控制,少喝一些牛奶,但是小孩子、婴儿是不可以不喝牛奶的。但是从我自己个人的经验来说,这个奶粉事件不但是前年已经有了,我觉得内地对奶粉的质量的要求是蛮高的。我内地的企业有些同事,他们大概是十年前已经开始要求请我们香港的同事如果去内地的时候,给他们带奶粉。所以说这个是一个比较长时间的情况。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很多政协不谋而合都提出来了,也不但是今年,过去几年我个人也好,其他委员都好,都提出来,要加强对这个食品、药品安全的管制,这个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个诚信的问题。诚信问题我觉得我们怎么去拉这个利是应该的,但是这个是治标不治本。我记得温总理去年有一次讲话是我们做企业的有企业的良心,这良心怎么出来的?就是关于我们的教育,所以我觉得最基本的还是回到我们的学校里边,教育我们的孩子。我觉得现在我们太注重成绩方面的成绩单,反过来怎么去做人,我们原来道德观念这个反而是比较轻了。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们在学校里边我们每一周都有一课专程去讲课的,讲我们做人的道理、经验,外边请进来给我们讲,反反复复地讲怎么去做人,将来你出去社会怎么去处事,怎么去对待。我们有一句话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做生意的不是所有的能赚钱的事你都要干,还有你能干的不是说用金钱来衡量的,还有其他的标准来衡量的。

  所以贾出席提出的我们要建设我们的诚信社会这个是很重要的。这个诚信社会我觉得更远一点、更早一点,我们应该从学校里面让学生去培养起来,那将来我们的企业才可以安心的,要不然你怎么严格地去治它,还是会有一些方法让他们走进来,去违规,让我们吃得不安心。所以我觉得要做这个工作是很重要的,要从根本上去控制它,我们要分开长期的、先期的。先期的我们要加强抽检、管理,长远的还是要从学校里边去作教育。

  另外一个就牵涉到了我刚才提到了很多朋友,或者是现在自由行开放了很多,内地的同胞也去到香港,去旅游的同时也去买奶粉。我自己看了,我们现在国家推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香港来说,更是追求自由市场、自由经济,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我个人是不赞成的。你有这个需求,那我们就是在自由经济来说,我们就应该是增加这个供应量。当时我觉得政府也是做了很多的工作了,它也主动联系了那些批发商,跟他们荷兰、德国,外国的经销商去联系,怎么加大这个需求。所以我觉得长远来说不应该控制,应该让它自由买卖,自由竞争。但是短期香港一些妈妈她们也是很着急的,确实是要排队去买奶粉,也引起了一小部分的人的不安,但是我们觉得政府应该采取另外一个措施,另外一条热线,我给你登记,登记好了,那个供应商就另外一个渠道给你供应。但是同样我们觉得内地来的同胞,他有这个需求,我是有孩子的妈妈,也很深刻地体会到那个感受的,就是自己吃少一点也好,没问,但是小孩起码能够给他最健康的食品。那来到你香港地方去买奶粉的时候,应该让她们买,短时间真的是没办法供应到了,适当地控制可以,但是你说到要很严厉地去处罚这样,我就觉得会把两岸的感情会伤到的。

  所以我们也跟政府建议,这个应该要适当地放松,政府也听到我们的,它说只是表面上最大的惩罚,实际上它也不会以最大的那个去执行的,我们前几天特首来到北京,我们在组会的时候见了特首,他也这样跟我们表示了,所以大家都放心。实际上我们回归以后,两地的交流是非常好的,非常融合的,我们希望内地的同胞多来香港,了解我们的香港,我们也多去内地,大家都要交往,不但是工商的交往、私人的交往也好,这样我们才可以体现到一国两制,跟它融洽地去生存下去。

  主持人:您也提到了两地的交往、交流问题,那很多这几天我们采访的一些香港的代表委员,他们也纷纷表示,可能香港回归15年之后,两地的交流、合作确实是很密切了,但是偶尔出现的一些摩擦也会让我们时刻地在审视两地的交流是不是足够,或者说需不需要更加密切的加强两地的交流呢?

  王惠贞:其实我觉得随着回归的时间越长,我们的交流确实越深的,从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我们去内地去观光、游览,以至到现在有港商去投资,甚至是我们越来越多的学生去到上海、北京、广州去念大学。内地也是同样的,很多内地的同学也来到香港,去进我们的大学。我觉得这个交往肯定是越来越密切,也有这个必要。因为我们看到了,我们现在资讯的发达引至我们经济的区域,以前是一个城市、一个省市,现在我们是一个区域,在内地来说我们有环北部湾的区域,也有环渤海的区域,我们广东也有珠三角,那么香港肯定要拉进去这个区域里边的,所以交往肯定要加深的。

  但是随着回归以后我们的交往越来越深的同时,交往的过程也不免我们有一些生活的文化有一点差异,了解的情况也不同了,从交往加深的同时,也增加了一些矛盾。但是这个矛盾我觉得大家应该采取相互理解、谅解的情况下,把它化小,不要一些小事,把整个大面都推翻了,我觉得是不应该的。

  所以现在我觉得我们回归15年了,我们很多情况跟原来是有一些很微妙的变化的。就像自由行,原来大家都很高兴、很欢迎的,讲究越来越大的开放,但最近为了一些很小的事,就说了是否要控制、要减少,甚至说要禁止了,我觉得这个是不应该的。反而是要看事情的发生是什么原因,去处理好它,那就可以。一件事不可能完完全全没有问题的,一个国家也不可能完全没有问题,你不可能为了一些问题而把整个应该走的渠道就取消,这个是不应该的。

  主持人:那现在也有很多人表示说,香港和内地的交流合作现在不断的密切,但是青年一代可能对于国家的认同感,还有文化上,包括情感上的认同感可能还是相对来说不够那么认同,也有人说要加强香港对于青年的爱国爱港教育,对于这方面您是怎么看的?

  王惠贞:实际上我觉得香港人还是非常爱国的,也很爱香港的。我自己是九龙社团联会的理事长,之前也是香港广西联谊总会的会长,在香港广西联谊总会的期间,我们成立了有七年了,过去的七年,我们每一年都组织青年团去广西交流的。我记得头一年我去的时候,那些学生我就问他们,我是带队的,我就带他们第一站是去南宁的,我就问他们你们有多少人是头一次来南宁,2/3都是头一次来的。我就在来参观南宁的同时,我也带他们去小学校里面交流。开始的时候去就是做一个交流,一个比赛,篮球比赛。然后我们去大概是四天到五天,走的那一天问他们,对广西的感觉怎么样?都非常喜欢。他们都说了,原来广西南宁在他们印象中是不一样的,很多比他的想象要好,印象要好。

  然后第二年我又带他们去到百色,然后一年一个城市,一年一个城市,就让他们认识广西。但是我觉得他们从刚开始的参观、交流,最后他每一次去都去跟当地的学校去做义工,教他们英语怎么样的,我觉得他们是很爱的,很有爱心,也是很投入。还有我给他们看了,不但是好的一面,我们中国好的一面也看,比较薄弱的一面也看。

  像我在香港九龙社团联会的时候,我们也组织了一个交流团去到北京、天津去交流。那一团又不同了,我问他们有多少人来到北京,他们基本上有一半都来过北京了。但是他们不是去参观、游览,头一站就去一个很平民的地方,那些胡同,在那个平民的家庭里边去一起包饺子,一起去做饺子,然后去吃,那个感受又很不同。然后回到香港的时候,同时我也去天津,当时我们北京到天津高铁也启动了,我让他们也乘坐一程,感受很不同。然后回到香港,我们也有一个聚会,我让他们每一个人都都要写一个报告,就是你用什么方式都可以,就是比较香港跟内地,有一些同学用建筑物来比较,有一些用语言,有一些用服装,有一些用生活的习惯,到现在几年我都有很深的印象。

  但是总的来说我们这样组织这个团,跟他们参加旅行团那个团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据我所知现在香港很多学校都有办这一类的交流,每一年都去内地去交流。我觉得这个对加深我们香港的孩子对国家的认识是很有帮助的。

  所以我觉得不要单单是在课程上跟他们讲,要他们走进来,走一圈他很自然地就有这个感受,那个爱国的心就自自然然地出来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就身体力行,在这里我也呼吁大家,用不同的渠道组织香港的孩子们,用不同的方式,哪怕是妇女、青年、基层人士,来内地走一走,回去感受完全不一样。

  同样的还有一个就是你刚才说到教育的情况,我觉得也不要特别地说,我要你做什么国民教育,很多都在生活当中培养出来的。就像香港我觉得有一个是很重要的,历史课程。历史是让我们了解我们国家的发展,我们从五代十国怎么发展出来的。在香港来说,我自己一个很深的感受,港英时代,我们的历史只能念到民国初期,以后就基本上没有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更进一步,把历史念得更近代一点的,让我们看多一点,了解多一点我们就让他们明白历史情况。就像我之前在香港公民教育委员会当委员的时候,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我记得当时大家在讨论,我们要不要在电视上播国歌,当时很多人都反对的,当时我就以我个人的例子就说了,我说我个人来说,我是在香港土生土长受教育,然后大学走出去英国念大学,我基本上没有多少机会去了解我们的国歌,只能是从我们四年一次这个奥运会,我们的运动员拿金牌的时候我们才能听到了,我最也印象的是我们的体育,像李宁,他们走上去了,我们的乒乓球,很有那个自豪感的,感觉像自己站上去一样的。但是我们真的不懂得唱,我说我们港英时代,我们那个电视台关台的时候,关台前,闭幕前还有英女王的头像,还有英国的国歌都在香港播。现在回归了,回归以后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机会让我们这一代没有机会去学的人去学?如果有些人确实不愿意去学的话,你可以把它关掉就行了,收音机把它闭起来,我们没有人强制你坐在这里必须要睁开你的眼睛去看、去听,没有吗,没有的话我们完全是有这个自由。我觉得当时我这样一说的话,其他委员都同意了。但是我们很担心会不会有人说你这个是硬来,我说这个你应该提供这个机会给他们,所以最后我们表决都赞成了。赞成出来的时候开始我们也比较担心的,担心受攻击,但是没想到反应很好,特别是小孩子,小孩子天天地听,一个星期就琅琅上口,真的很受欢迎,现在也变成了每一天我们在电视台上听到广播,这个国歌也觉得是很自然的事。

  还有中间我们也是采取一些,我们的委员现在在座的一些也有导演、摄影师,我们请了一些制作公司来做,我们不是自由地让他们做,我说这个很严肃的,每一个内容我们都讨论过的,怎么去配合,怎么让我们的香港的市民了解国家的风貌。我们当时也说了,国家的文明,国家面对的问题,国家不同的层次我们都让大家能够有机会看到。这个是当时我们会议的精神。现在我看到了每一年我们都有新的片段,都是坚持这一个方向去做的。所以这个我是很开心的。

  所以我觉得对于香港这个国民教育,还是应该以史为教,从历史看起,让学生们、孩子们多一点能够认识我们国家的历史,从历史里面去判断、去感受、去认为自己的投入感应该有多少。我相信让他有一个认识的渠道,他会懂得挑的。就等于我有一些年轻的侄儿他们都经常问的,我毕业以后,我要进哪一行,我就很简单,我就问他有什么想法,如果比方说他要进金融界,我会说你这样吧,我就请一些金融的前辈给你讲一讲,你听了以后你自己去判断,就等于他们进大学一样的。我经常有些朋友问我,你能不能跟他的儿子说一说哪一个大学好?我说你千万不要影响你的儿子做什么,你就让他去做,你让他自己去挑,然后我们给他讲,给他分析,这个路由他自己挑,一般都会挑一个很正确的路的。所以我们就提供他们一些很基本的观念。

  主持人:让他们知道的一个机会。

  王惠贞:给他一个机会,必须有这个机会,不要抹杀这个机会,给他有这个机会他自己会挑的,会加强这个感受的。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我是港英时代我没有这个机会去认识我的国家,我家里是很早回内地投资,但是由于我是在外面念书,没有机会回国,回国以后我一天一天接触,一天一天加深,爱国的情怀是一天一天增加的。

  主持人:那我们刚才也提到了,政协工作会议马上要闭幕了,尤其是对于香港的政协委员来说,在政协闭幕期间是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呢?

  王惠贞:其实这个问题我过去我们也问过领导的,因为在内地来说,政协是有政治地位的,是认可的,但是一国两制去了香港,政协在香港政府里面是没有这个行职的,那我们怎么办呢?所以在内地来说,我们可以通过考察、通过提案来提出我们的问题,转达到有关的部门去执行、去考虑。但是在香港来说,我们就依靠了我们一些团体,社区的团体,作为我们港区政协委员一个工作的平台。就像我进来全国政协之前,我就是广西自治区的政协常委,那我们广西在香港有一个香港广西联谊总会,我们通过这个平台我们有两个层次:一个就是怎么做这个文化、经济、交通,促进两地的交流,那我们就利用这个平台;另外我们在香港也利用广西联谊总会的平台来协助我们广西人在香港的一些需要,也通过我们这个平台跟政府去沟通。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渠道就是我们香港有一个港区省级政协联谊会,它就把所有全国的省级政协委员都拢在里面,现在我们大概有3000个会员在里边,我们也通过这个平台发挥我们,履行我们政协委员的职能。

  同样我自己个人也是九龙社团联会的理事长,我们这个会有20万的会员,我也通过这个平台也服务的会员。一个是把我们基层的会员他们一些需要,比方说我们可以说在九龙区我们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我经常跟政府说,我们是作为政府跟民间一个很重要的渠道,他们对政府要推行一些计划的时候,它都会做一个广泛的咨询,我们九龙社团联会也是它一个很重要的咨询的渠道之一的,我们会做一个广泛的咨询。像过去我们刚刚在去年的8月份跟10月份就做了两个调研,一共也6000个调研报告回来,说是你对新一任的政府以及特首有什么期望?我通过他们我把调研归纳以后,我就把意见反馈给政府,所以也是一个很好的渠道来的。

  主持人:就是也会通过这种社团的形式继续在政协闭幕期间履行自己政协委员的职责是吗?

  王惠贞:对。实际更多的我觉得过去有些人经常是误会了,你这个政协委员是12天……

  主持人:就只有两会的时候……

  王惠贞:其实恰恰相反,我们往往是利用这12天,里边也很多的重要的信息给我们的,特别是政协的工作报告,还有总理的工作报告,两高的工作报告,这四个是非常重要的文件,我们都会每一年,我自己个人我们很多委员 也一样的,一回去我们就马上组织,或者是传达两会精神。在这里我们是学习,是交流、讨论,广泛交流、讨论以后,我们把意见拿回去,然后我们就在另外的300多天里面,去履行我们作为政协委员该要履行的责任。

  主持人:我注意到您刚才也提到了,之前也做过关于香港市民对于新特首的那些期待,同样的我也想问一下您,对于我们中央新的一帮领导班子有什么样的期待?

  王惠贞:我觉得新的领导班子作风非常正式,首先让我们都知道了整个未来五年我们的方向怎么走,条例都是很针对性的、很实际性的。特别是李克强总理,他在前年也去过香港,我们在香港,那次作这个交流,给我们也带了36条政策给香港,我们觉得很多的方针,他说了一条我记得他说,我们不但是要双赢,我们要多赢,方方面面的赢才是我们大家有共同利益的一点,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正确的一点。所以我觉得李克强总理上来以后,在经济这一方面我们国家的发展会更稳固地发展的。同样习总书记,有一点我是非常有印象的,就是他当选以后出来的讲话是脱稿讲话的,完完全全是用他自己的语言去表述他未来的施政分针,说明他心里有一盆的大计,已经是很有条理的,通过他一个班子讨论出来了。所以我对这一任的政府是非常有信心的。还有我们政协主席俞正声主席,在见我们港澳委员时候的发言,还有今天晚上接见我们的时候晚宴上讲的,都是让我们很印象深刻的,我们非常佩服的领导。

  主持人:那希望也如您说的,两地今后的发展能够更加的顺利,然后交流也更加密切,同时我们也共同实现最近大家一直在说的美丽中国,或者中国梦的一些进度,我们共同来实现大家勾勒出来的一个美好的愿望。谢谢王惠贞委员做客我们节目,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再见。

  王惠贞:好,谢谢。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王惠贞,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九龙社团联会理事长。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