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振邦:国家发展利用可再生能源步伐要更大

2013-03-12 13:30:23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2013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大公访谈,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做客大公网的嘉宾,是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随州市的市长傅振邦先生,傅市长您好,欢迎您做客大公网,首先请您和各位网友打个招呼。

  傅振邦:主持人好,广大的网民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知道傅市长是毕业于清华大学水电水利工程系的,所以我想目前我们随州也正在发展能源方面的工作,是不是您今年参加两会的议案和这方面有关呢?

  傅振邦:对,这次在全国两会吴邦国委员长做的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里面,提出来今年要检查《可再生能源法》的实施的执行情况。所以受此启发,因为我本人是长期在能源电力企业工作,真正转到政府也就两年时间,在政府也从新的视角,也对可再生能源开发有一些体会和感悟,所以我这次提了一个建议,加快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建议。

  主持人:您说建议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那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现状是什么样的呢?

  傅振邦:目前我们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应该说还是十分的迅猛,2006年,国家正式制定了可再生能源法,这几年来,应该说进展迅速,到去年止,我们去年的可再生能源总量是3.3亿吨标煤,占我们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已经提升到了9.1%,应该说是取得了非常巨大的进步。但是和我们当初提出来的目标相比,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要到15%,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同时在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过程中间,还是也遇到了一定的瓶颈和问题。所以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进一步加快可再生能源发展,尤其我市提出来建议国家要加快,就是步伐要更大,为什么这么提,因为可再生能源一个是涉及到国家能源安全,我们现在国家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接近60%,可再生能源,像风电、太阳能、水电等等,都是我们自己的领土和自己的领海范围内开发的,不会受外面的制约,这是非常重要,所以开发可再生能源,有利于国家能源安全。

  第二个,有利于我们减少碳排放,保护环境、减少污染。在这一块,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国际应对气侯变化的呼声是越来越高的,所以我们加快可再生能源开发,也是有利于我们应对气侯变化,增强我们在国际政治的这种博弈的筹码,同时也是从我们自身的需要。因为大家都知道,最近遍及全国的雾霾,这里面可以说,我们以碳气能源为主的消费结构、生产结构,对这种污染状况形成还是有很重要的原因,所以需要从保护环境的角度,加快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主持人:这是您从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一个必要性谈了一下,当然我也注意到,您刚才说,我国目前发展可再生能源也存在一些瓶颈问题,具体是哪些问题呢?

  傅振邦:具体来讲,我觉得因为可再生能源,它包括现在的阻力主要还是水电、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海洋能和地热能,目前还只是一个补充的阶段。最主要的阻力还是前面说的三大部分,在这三个方面的发展,我们去年年底止,水电的装机已经接近2.5亿千瓦,风电已经6237万千瓦,太阳能是大约700万千瓦,应该说发展得都不错。但是在发展过程里面的问题,我觉得主要体现在这么几个方面:

  一个是属于体制机制的问题,尤其是属于电力的外送和可再生能源的路网的问题,这在风电和太阳能这一块体现的比较突出,对水电而言,就是它的送出,因为水电很多在西部,西电要东送,这样它的送出单和送入单,怎样协调相关的关系,和电网如何跟上,这上面也还是存在一些衔接的问题。所以这是第一方面,就是属于可再生能源电源开发和电网的衔接的这种体制机制的问题。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也存在着一个可再生能源市场的启动问题,尤其是对光伏太阳能这一块,大家都知道,过去一两年来,欧洲、美国都是我们出口太阳能的电子组件起到了很大的阻碍作用,国内太阳能的应用市场,尽管过去几年非常重视,但是还没有大面积地快速启动起来,就是我们真正的太阳能光伏的应用市场,在国内这一块还有极大的空间,这个市场问题还是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第三个方面,当然也存在技术方面的问题,技术方面我觉得在水电方面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中国是水电世界大国、世界强国,水电开发运营的技术世界第一,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跟我们比了,在风电这一块,中国通过这几年,也已经形成了金风科技等一系列的风电装备的龙头,包括运营商的龙头企业,都非常不错,但风电还是有些核心技术,风资源的评估,以及风电装备的一些控制技术啊等等,一些关键材料的技术,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突破。太阳能光伏这一块,更是需要在技术上还要有一定的突破。我们在太阳能装备,在太阳能的关键材料,以及一些核心的控制性的部分,还是需要有新的技术突破,现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一些发达国家。

  所以我想至少从这三个方面:从可再生能源的电源开发与电网衔接的体制机制问题,从可再生能源,尤其是光伏市场的启动问题,从我们风电和太阳能光伏这一块的关键核心技术创新的问题等等,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这里面当然还有第四个,就是说整个可再生能源的法律保障体系,政策保障体系进一步的健全的问题。

  主持人:其实您刚刚也提到了,我国目前发展可再生能源遇到的算是四个方面的瓶颈问题是吧,而且我也知道,您是属于科班出生,对于这方面,而且先后在水电包括能源方面就职的经验,所以以您专业角度来说,我们如何能解决您刚才提到的四个方面的瓶颈问题?

  傅振邦:这些问题,有的也不能说是一下子就能全部解决,但是大家要向这个方向去努力。我个人觉得,为了促进我们国家可再生能源的加速发展,首先第一还是要在坚持战略引领,就是我们大家要更加从战略上重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这样从中央和党和国家高层,和我们整个可再生能源战略发展规划制定层面,要把可再生能源在中国的能源发展的地位要放到更高的位置。比如我们原来提出来,2020年,非化石能源要占能源消费总量的15%,我个人觉得,基于我们的国际 环境的变化和我们自身的发展实际,还可以考虑,如果说是下更大的战略决心,还可以考虑适当的提高。我们2015年,国家的可再生能源规划也已经出台,制订的目标也非常不错,风电要超过1亿1千瓦到,太阳能光伏这一块要达到2100万千瓦,这都是非常好的指标。但是我想在现有目标基础上,如果加大力度的话,还可以适当调高,这是一个外在的形式的要求和我们内在的一个工作的可能,还是可以在可再生能源的战略设置、战略目标设置上定得更高远一点,而且把战略的思路要更清晰一点,思路清晰,我个人觉得就是要旗帜鲜明的坚持水电、太阳能和风电三个重点,三架马车要齐头并进,现在对水电还存在这个分歧、那个分歧,但是我觉得要坚定不移的推,对太阳能和风电也是这样,这三个重点要抓住。

  对于其它的要作为一种补充,生物质能、地热能和海洋能,但是对于创新性的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要给予足够的重视,这是第一点,就是坚持战略引领,把战略目标定得更高远,战略思路更加清晰,战略重点更加突出。

  第二点,要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要从坚持立法保障,从法律层面,我们国家的电力法和可再生能源法都应该根据新的形势的要求,要适当的进行修改、修订,修订到更加有利于可再生能源的整个产业政策体系的推动健全,我们的电力法已经制定了一二十年了,我觉得根据新的情况,要大规模的进行修订,当时还是计划经济时代,1996年第一次制定电力法的。可再生能源法是2006年实施,中间修订过一次,现在在这方面对这个情况变化非常大,包括最近大家也不知道关注没有,美国英国都有专家提出来第三次工业革命,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分布式可再生能源,能源互联网的概念,智能电网这些,也提到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我们在推动这些方面发展的时候,要从法律层面予以足够的重视,这是第二点,要坚持立法的保障来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第三个,就是当前一个迫切问题,相对需要更加重视的,就是要重视电网的体制的调整和智能电网的建设。就是真正让可再生能源能够建得好、建得快,而且要匹配得上,跟电网要匹配得上,建好的项目能够尽快的发挥效益,我们国家的风电的气风现象是十分严重的,这里面也反映出来我们在电网规划、电网建设方面,跟可再生能源发展存在一定程度的脱节,所以在这方面需要国家政府层面加强协调、协同的力度,而不完全是企业之间的一种行为来推动。

  第四个,要把分布式能源的推动的实施的办法和细则要尽快的制定出来,我们已经相关的部委有这方面的一些宏观性的要求和意见,但是具体怎么样落地,这个需要有可操作性的、实质性的细则来进行推动。

  第五个,当然要促进整个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体系的形成,对于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国家要有针对性、有意识的集中精力去攻关,同时要培育一个真正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创新体系的形成。

  最后我觉得第六个还是要坚持市场导向机制,与政府的调控相结合,就是你真正要把可再生能源产业化、市场化做起来的话,一定是要让它用市场经济的办法、机制去做,让真正企业之间能够竞争起来,让大家愿意去投资,而且愿意进行技术创新、开发运营。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它是一个新兴产业,也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政府自身的作用、引导的作用、适当投入的作用,一定要跟上,和政策制度创新的作用,要跟上。

  主持人:您刚才从宏观方面,或者从政府方面,对于发展可再生能源应该做哪些工作,给我们做了一个分析,我也想请问傅市长,目前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力量主要集中在哪个方面,是国企呢,还是民营企业?

  傅振邦:这个问题比较大,但是我想,现在我们国家的能源发展,应该说主体力量肯定还是国企,在可再生能源这一块,尤其是水电的开发,绝对的主体力量是国有企业,因为水电单个项目投资非常大,投资周期很长,但也有不少民企参加中小水电的开发,大型的水电都是我们主要的一些中央企业,五大集团在开发;风电方面,那是各路诸侯,不仅仅是国企了,但是国企是第一是主导力量,五大集团包括神华、三峡、中广核等等,这些大型国企依然是一个主力军,但是跟水电相比,在风电领域,民营成分可能更多,尤其在风电的装备制造业领域,包括刚才提到的金风科技这些,都是上市的公众公司,甚至都是一些创始人自己控股的公司。

  主持人:为什么风电会有民营企业做的规模比较大?

  傅振邦:风电跟水电比,因为它开发的规模,它是一个相对分散的,比如五万千瓦就可以建一个风电厂,要的投资量也少,再一个是它的短平快,投资回报短平快,民营企业触角更灵敏,深入的也更多,但是风电这一块,国企也还是主力,但是民企的成分,具体比例我现在没有做调查,不好说,但是应该是相当高。而且风电刚才您问得也非常好,它是一个相对竞争充分的领域,在全国各地只要有风资源的位置,大家都可以跑去抢,在风电装备制造这一块,刚开始可能传统国企、大企业都没有转过来,我们民企更敏锐,抓住了这些机遇,所以在风电这一块,大致是这么一个状况。

  太阳能光伏发电这一块,目前可以说在我们国家也还只是处于一个起步阶段,总共现在从装机讲是七百万千瓦,太阳能光伏的制造这一块,尤其是太阳能电子组件这一块,也是民营企业占主导,大家都知道无锡三德等等,但是它们是当初起来的背景是给予出口,是欧洲、美国的太阳能市场起来了,把我们的制造业拉动,所以是这么一个状况,就是国内的太阳能市场没有完全启动,但是现在在加速启动,在这个过程里面,太阳能投资开发商,我觉得现在还是没有谁有绝对的优势,还是诸侯乱战的时候,探索的阶段。在制造领域、这个环节,已经有一些龙头型的企业,民营企业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可能是更为主导的位置。

  主持人:我们也常提到发展一个行业、一个产业的话,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推向市场,进行市场化的引导,是可能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发展最主要的一个关键因素吧,您认为,如何能将我国的可再生资源更好的推向市场,形成一种更好的竞争气氛,促进产业的发展呢?

  傅振邦:走市场化的一种道路,是一个产业能够培育、兴旺、发达、成熟的一个必不可少的一种路径和渠道。应该说我们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方面,包括在水电方面,为什么有这么好的发展成绩,也是坚持了一个市场化的道路,国企之间也是竞争,多元的投资主体,如果只是一家干的时候和多家干肯定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对于可再生能源的推向市场化,第一就是要真正坚持各种所有制成分的企业主体的平等竞争。就是把市场的准入门槛还是不要过高,就是要大家有更多的企业,不仅是国有的,还有民营的,或者是混合形式的、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大家都可以去相关的领域,去做投资,适当的降低投资门槛,减少市场准入的监控,让更多的市场主体能够投入到可再生能源市场投资开发上来。而且这个投资开发应该是整个可再生能源市场的产业链上,不仅仅是发电项目、电源项目,也包括各产业链上的微笑曲线两端的服务类细分的一些市场领域,都全方位的进行进一步的放开,我觉得这是一点,就是在导向上来讲。

  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在政策上对各种市场主体是一种公平、平等的竞争的政策环境要营造出来。

  第二个,因为它毕竟是战略性新兴产业,水电是传统的,但是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包括生物质发电这些都是一些战略性新兴产业,就要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规律去进行培育。所以在起始阶段,政府一定要把自己的政策、激励引导的机制要建立起来,要通过政府的各类鼓励措施、制度的创新,让这种市场化的方向沿着正确的轨道去运行。要把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

  第一个,这是一个市场准入降低,市场主体平等竞争的一种政策环境。第二个就是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政府要极力鼓励发展的政策制度创新方面,要形成有体系的推进。

  主持人:您刚才在分享中也不断的提到政府的作用,现在我们回过头来说一说,您不仅是能源方面的专家,而且现在也是随州市的市长,所以作为随州市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您又是怎么具体部署的呢?

  傅振邦:我们随州是处于中国的中部,是湖北的鄂北地区,有9636平方公里,是承南启北、连东接西这么一个中间的地方,这个位置风力资源还是非常不错的,我们有60%都是山地。太阳能资源也不错,所以我们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方面,这几年加大了力度。

  一个是从政府层面,首先是做好规划,就是我这一块,我的太阳能资源、风能资源到底要做到多少,要做到心中有数,而且要有利于有序的开发。政府自己先掏钱,把资源调查清楚,把自身的一个总体发展的规划做出来,现在我们初步看,整个随州应该至少可以开发一百万的风电,一百万千瓦的风电和近期争取三到五年能够开发一个二十万千瓦的太阳能。这是第一点,就是我们规划引领,把资源状况调查清楚,把项目的总体分布能够把它先做总体的顶层设计。

  第二个,我们引进有实力的市场主体,在这方面,因为像这种资源型的项目,我们坚持一种竞争性谈判或者竞争性招标的方式,大家有实力的投资商我们都欢迎来,制定一定的条件,大家谁的实力更强、谁的技术更强,谁在这儿投资开发的决心更大,谁就来开发,所以现在我们在风电开发至少有五六家比较有实力的运营商都在做一些前期工作,或者是有的已经在实质性的开工了。

  第三个就是形成一个项目开发的协同团队,因为在这种新的项目过程里面,牵涉面很广,我们政府的相关人员和开发商,大家共同形成团队,实质性的推动项目,所以我们去年有一个二妹山风电项目,推进速度非常快,从六月份开工到年底投产,十万千瓦投产,就用了半年时间,应该也是开创了一个中国风电建设的一个新速度,至少中部地区的一个新的速度。这是真正形成一个团队。

  第四个,就是有一个政府和企业之间共同形成的一种制度创新,比如我们在风电开发里面,遇到两个问题,当时就用一种新的方式解决。一个我们开发二妹山的风电,要修道路,有些外围工作需要政府来修,按照跟开发商之间的合同的话。当地政府作为县里、乡里,没这个资金,开发商先垫资,我以后从它交给当地的税收里再去慢慢扣除,这样子大家都把事情先办了。

  第二个,建风电厂,它相关的跟电网接入的这些外围的接入设施,按照规定,应该是电力公司、电网公司去做,但是这个衔接的周期会很长,后来也采取一个协商的办法,这块投资都让开发商华润去投,但是它投的总成本,从省里给的这种补贴的电价里给一分钱的方式让它收回去,这样就解决了涉及到不同单位部门之间,扯皮、影响效率的问题。这是从微观的层面,给你举个例子,就是在新项目开发的过程中间,从大家政策制度的机制设计、创新方面,还是也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我们未来非常有信心,把随州这一块的可再生新能源把它做上去,因为我们随州还有光伏生产企业,就是太阳能多晶硅的制造企业,太阳能产业链比较完整,我们希望在省里和国家相关方面的支持之下,在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发展新模式方面,在随州也做一些新的探索,能够促进我们当地区域经济发展,也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做出我们一点点微薄的贡献。

  主持人:看来您对随州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做了深思熟虑的部署了,那么十八大提出美丽中国的概念,也引起很多人的共鸣,甚至成为整个中国人的一个梦想了,而且随州发展可再生能源和美丽中国这个概念也是有很多契合点的,所以节目最后请傅市长给我们展望一下,随州的梦想是什么,您作为一市之长,您的梦想是什么?

  傅振邦:首先我接着你前面说的,可再生能源本身确实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的途径和方式,它是改变人类对能源的生产消费方式的一个重要的方向。所以要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必须要发展可再生能源。具体到随州而言,随州的梦,追寻中国梦,我们希望在大家的共同支持关心下,随州要紧跟中国梦的思想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们的梦想就是“圣地车都、神韵随州”。圣地是建设世界华人业祖圣地,因为我们是炎帝神龙故里,诞生在我们那儿;车都,我们是要建设中国专用汽车之都,要以专汽产业的发展带动整个随州的工业的兴旺发达;神韵随州是我们要建设美丽的随州,让我们随州宜居、宜业、宜旅,让我们随州人民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生活在更加漂亮、美丽的城市之中,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傅市长,不仅给我们描述了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现状,以及问题,或者是今后应该怎样解决这些问题,而且还给我们描述了非常美丽的一个随州梦,感谢您来到大公网参与我们的节目,谢谢。

  傅振邦:谢谢。

  主持人:希望随州梦能够早日实现。

  傅振邦:谢谢,谢谢大家。

  主持人: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再见。

  傅振邦:好,多谢。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傅振邦,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随州市市长。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