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海燕:祁连山生态保障搞好 北京沙尘暴就少些

2013-03-12 18:21:42  来源:大公网
收藏 打印字号:T|T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虞海燕专访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公网2013全国两会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刘彦昆。今天做客演播间的嘉宾是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虞海燕先生。虞书记您好,欢迎做客大公网!首先跟我们网友打一声招呼吧。

  虞海燕:网友们好。

  主持人:昨天是甘肃团的开放日吸引了大量的中外记者到场采访,我也在其中,当时我向同行发问,大家来到甘肃团最关注的是什么,大家说是兰州新区,大家关注第五个国家级新区的发展情况与未来情况,我想请您为网友介绍一下兰州新区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虞海燕:好,我把兰州新区的情况给网友们简单地报告一下。兰州新区实际是2010年开始筹划建设的,那个时候主要还是以省里的新区来做。去年的8月20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主要建设还是去年建设。整个去年大概投进去了250个亿左右,但是主要是基础设施,现在兰州新区的整个道路建设应该说是比较齐全,就是在100平方公里范围内。整个新区是800个平方公里,核心区240个平方公里,应该说面积还是很大的。企业我们一共大概分了几个片区:一个石化片区,还在做前期工作;还有装备制造业片区,现在陆续地有企业在进来,现在大概有50多个企业陆陆续续进来,现在有企业在这儿干,今年还有很多企业要进来,主要还是老城区的企业的搬迁;还有两个高新技术产业的片区,有一个机场南面的片区,建设的规模还可以,机场北面的片区现在还正在规划当中,今年也是预计能有一二十个企业能够进来;再就是两个物流园区,也是一个在机场的北面,一个在机场的东面,基本上围绕机场边上走的。还有一个就是职教园区,这儿以后要建设一个大概能有二三十万学生这么一个职教园区,这个详规基本搞完了,争取4月份动工开始建,争取用上两年的时间,就能够有学生能够入住,然后陆陆续续地能把它发展起来,这个片区也比较大,有接近30个平方公里;再一个就是城区,这个城区的建设现在建设的相对还快一点,因为它主要是给新区的一些来工作的同志有地方住,因为原来这个新区基本上就是农村,除了机场就没有什么大的工厂和建筑,还不能说不毛之地,应该讲是相对比较偏,比较原生态的这么一个地方。因为机场在这儿,所以搞这个新区应该说还是比较方便吧。

  今年我们想的是再搞两条铁路,两条铁路现在都已经动工了,有一条是老城区直接到机场的,还有一条是从机场北面,和下一步整个园区的建设连通的到永登的铁路,争取今年年底通车。机场去的这条铁路可能要慢一点,估计两三年的时间。新区的建设情况大概是这样。今年省委省政府给我们兰州市和兰州新区的任务是今年要招商引资到位、落地1000个亿,这个应该说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去年才250个亿,连基础设施带一些项目,今年要1000个亿,我们截止到元月份,实际上真正落实的是不到600个亿,最近春节前后,市里又组织了几次大的招商活动,大概又能落实个一二百个亿,这样的话省里还要举全省之力,发动各个部门做这个工作,我估计今年1000个亿难度很大,但是我们还比较有信心。

  主持人:那其实虞书记也讲到了现在基础建设方面的一些情况,招商引资的一些情况,我们看到兰州新区的定位还是挺高的,定位是西北地区重要的经济增长极,国家重要的产业基地,向西开放的重要战略平台以及是承接产业转移的示范区,其实上面给我们加的码也挺大的。

  虞海燕:对,是这样。按照兰州这个情况发展,应该讲国家在“一五”的时候,兰州的地位就比较高,因为当时“一五”咱们国家156个项目,重点建设项目,甘肃省布了16个,绝大部分在兰州市。再就是东北,东北比较多一些,东北好象当时东三省是50多个,有相当多的省份实际没有布多少项目。那时候甘肃还是布得比较多,兰州更是西北的重镇。实际你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兰州应该说历史上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城市,兰州现在建城史2200多年,很长了。我们国家任何一个过去的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兰州都是比较重要的。当然解放以后更是如此,不管是内地连接西部,你看往新疆去也好,往西南、西藏这方面去也好,包括往西亚,都是非常便利、非常重要的一个枢纽。下一步甘肃是坐中连六,如果把西藏算上就是连七,往西藏去的路主要还是通过甘肃这边过去的。所以这个区域就很重要,所以它为什么是一个向西开放的战略平台,我觉得国家的四个定位也不是随便想的,它应该说也是充分考虑了兰州的历史地位和兰州现在在国家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中的一个作用来考虑的,向西开放的战略平台,国家重要的产业基地,国家西北重要的经济增长极,承接产业转移的示范区。原因就是一个它的区位非常关键,地图上你能看出来,我们到阿拉山口和广州的距离基本上一样,你从兰州往西,辐射国家的国土面积,当然人口没那么多国土面积几乎是一半,你从兰州往西看,基本上是一半,人口当然不是很多了,但是它矿产资源很丰富,也是咱们国家很重要的。再一个兰州这个地方原来发展没有条件,现在条件很好,只要新区一起来以后,发展很大,原来面积很小。

  主持人:可以说兰州借国家战略的东风拥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遇。但是毕竟兰州还是处在后发城市的省会城市,和东南沿海的省会城市相比可能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您认为现在这个差距是什么?我们怎么样来迎头赶上、弥补这个差距?

  虞海燕:兰州是这样,在改革开放初期,应该讲兰州在咱们国家的省会城市里,它的经济排名还是比较靠前的,至少是在中间。当然现在就比较靠后了,这个大家都知道,就排在很后面了。我觉得这些年实际咱们也在发展,发展应该说也可以,像兰州这些年基本上都在12.5%到13%的速度,像去年我们是13.6%,前年也是13%多的速度,这些年的发展要自己跟自己比还是快的。但是跟人家沿海,尤其是跟中部,还有东北的这些省会城市比,甚至包括西部的一些,你比如银川、西安、西宁,从速度上比,我们就感觉到兰州这个速度还是不够,跟它这个城市的地位和兰州在咱们国家的这个区位上的地位,和它从历史上形成的优势相比,我们觉得兰州还是慢了些,这个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主要原因还是观念相对保守,思想不是那么解放,我们感觉主要还是在这个地方。下一步怎么来做这个事情,我们还是想要在干部的观念上作文章,在干部的解放思想上做文章,所以省委省政府,尤其是我们省委十二次党代会王书记报告里,八个发展取向,十个重点行动,实际上重点都在这些方面。包括王书记强调的转型跨越、解放思想、开放开发,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兰州也是想采取一些实际措施,把我们的干部每年送出去学习,送出去挂职,挂职也不能到外省,我们今年选了大概十来个省,大量地走出去,同时也要请进来。再一个就是解决好总书记提出来的这句话叫实干兴邦、空谈误国,这是非常观点的,也要解决好干部的这个问题。我想兰州缩小差距这个努力应该说我们还是觉得有希望吧。

  主持人:已经开始做了大量的工作了。

  虞海燕:对。

  主持人:我还注意到您之前曾经在媒体上提到,目前兰州市面临的主要问题在于工业体系比较薄弱,工业经济拉动能力欠缺,要解决这一难题就要大力发展工业,通过工业经济来带动全市的发展,而且今年兰州确定的增速是15%,相对于全国要高一些和快一些,但是作为媒体我们会有一个担心,您的步子迈得这么大,生态环境的问题怎么办?

  虞海燕:其实我个人的看法,可能很多没有到过甘肃,没有到过兰州的同志他对这个问题可能还是多少有点了解上的偏差。其实西部这个地方,尤其是甘肃这个环境,当然也不是说光是甘肃,还有一些其他地方,因为海拔也不是很高,当然和内地比还是高一些。你像甘肃实际上是夹在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中间的走廊,其实非常适合于做工业,为啥呢?它耕地很少,人口不多,它有大量的土地是不能耕种的,甚至绿化也很困难,不是说我们把人家树木砍掉去搞工业,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概念。我觉得我们很多同志不是说太了解这个情况。

  再一个甘肃这个地方真正跟自然环境争水的不是工业的争水,以前的工业基础应该说还可以,真正争水的是农业,因为农业你灌溉面积,你真正搞滴灌,一亩地大概得200方水,一般的漫灌都在700方水左右,包括甘肃的南部和兰州的南部都是这样。凡是能种地的山,如果农民能从山上退出来,这些山全部能退耕还林。不能种地的山像北面的也不会长出什么东西来。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地方最好的就是做一些工业,当然工业不是说搞乱七八糟的工业,耗水、费电呀,污染呀,不是说搞这些,因为现在的工业和以前的工业概念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完全可以把工业的装备水平搞得高一点。这样的话工业用的水实际就是我老说的话,水可以通过工业可以用两次,农业基本上就是一次。一次可以增加工业产值,然后出来的工业的废水处理以后变成中水,中水可以绿化荒山,像我们新区现在基本上就是按照这个思路来做,我们一年要搞几万亩的荒山的绿化如果没有新区的开发,没有这一年几万亩荒山绿化的概念,为啥?它没有人去绿化,也没有资源,没有水,因为水还是要花钱的。我们那天也算过帐,我们新区那里,省里以后能够给的水的资源量大概是4个多亿,4个多亿的水资源量如果全部变成工业用水,然后污水处理变成中水至少还有三个多亿,能绿化2000平方公里的荒山,就是如果用滴灌的方式就是把整个从新区到兰州的地方全部灌溉了,所以我们还是要加快工业的发展,你不加快工业的发展解决不了人口从土地上离开的问题,同时你也很难把那些荒山绿化掉,它没有人,没有这种带动力。

  所以我走哪儿说哪儿,我就是这个观点,我认为我们那儿特别适合做这个,和国家说的十八亿红线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们荒山中间有一部分个别的土地,那都非常少,这个土地对工业的贡献就会很大。 剩下的你说空气的污染,一个是可以加大环境的保护,尽可能地把工业的环保工作做得好一点。同时西部人口少,环境的承载能力比东部大得多,东部人口特别多。

  主持人:我们也很期待兰州在发展好工业的同时一定要把生态做好。

  虞海燕:所以现在就把老城的企业都往新城搬,如果能搬出去,这样老城环境比现在还会大大地进步。

  主持人:所以我理解虞书记的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搞生态文明,强调生态,但是不是说不搞工业,不发展。那么这个15%的增速,蛮高的水平,您觉得压力大吗?

  虞海燕:有压力,但是我们必须要提这个数,因为不提这个数,今年的速度没有不可能有明年的总量也不可能有未来的总量。当然这个就要求我们全体干部都要努力去做,这个我觉得实现还是比较有把握,比新区的1000亿还容易一点,我觉得那个难度大。

  主持人:这个压力更大?

  虞海燕:这个相对好象比那个要小一点。

  主持人:据我了解国家层面对兰州的支持力度是非常大的,刚才已经说到了兰州新区是我国的第五个国家级新区,日前,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也获得了国务院的正式批复落户甘肃,而且在昨天,我在采访当中又得知有关建立生态安全屏障综合试验区的规划也已经报批,我想问您这些国家级的大战略,对整个甘肃或者对兰州未来发展的意义在哪里?

  虞海燕:我觉得这个是这样,就是我们省委在去年提出来了这么三个战略的构想:就是建三个战略平台,一个就是兰州新区,它是作为经济平台在建,通过兰州新区的发展,来带动全省的经济发展,当然大户在这儿,因为兰州占到省经济总量的接近30%,如果说新区能建设好,能按照省委的愿望做好,它应该占的比重还会再提高。你想它的速度能上去,整个省的经济大幅度上去了。

  第二个就是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这一个是作为文化平台,因为我们省实际是一个叫文化资源、旅游资源的大省,但是我们的旅游的数量、旅游的收入和文化产业的收入还是比较少,尤其是文化产业就更少了,在GDP的比重占得更低。搞这个我觉得省委也是为了把全省的资源很好地能够挖掘出来,把全省的这个工作,文化产业能够好好地发展一下。因为你看甘肃一个长条,它从酒泉一直过来,到兰州,那边有敦煌莫高窟,有嘉峪关城楼,有航天卫星城,有张掖的大佛寺,还有张掖的绿洲,武威的铜奔马,这就是整个河西走廊。还有天水麦积山,天水百里石窟,还有平凉的崆峒山,包括兰州周边的,南部的。就是甘肃的文化旅游这些资源,我观察了一下,了解了一下,除了没有大海的资源,其他的你凡是能想到的全有。所以我觉得这个搞起来,省里把这个工作做起来,发展速度会非常快,所以我觉得这个意义非常重大。

  第三个就是生态安全屏障综合试验区,主要是生态绿化方面的,因为甘肃本身就是国家的一个重要的生态屏障,就是祁连山。这个对整个稳定,因为它在中部,中国的西北的中间,兰州是中国陆路版图的中心,这个影响非常大。而且过去它基本上都是以丝绸之路,既然过去是丝绸之路,那时候靠人走,骆驼走,速度很慢,说明它水源很丰富,所以建设这个也非常重要。但是建设这个生态屏障,那整个甘肃的发展模式要发生变化,就是刚才我讲的,你工业上不去,经济上不去,文化上不去,人从土地上离不开,你生态的建设就是一句空话,它肯定会整个发展模式要做出重大的调整。

  所以我觉得这三个对甘肃,对全国意义都非常大,对整个国家都意义非常大。尤其是祁连山的整个生态保障搞起来,我估计北京以后沙尘暴也能少一点。

  主持人:北京的朋友听到会很高兴。

  虞海燕:整个这一片都起来,应该说会少一点,因为它对石羊河、黑河、嘉峪关、酒泉那个地方的北大河,再往前走,瓜州那一带的疏勒河等都有影响,这都是流到北部的沙漠去的,所以这个屏障建起来了,对北部沙漠的稳定肯定会有非常大的好处。

  主持人:另外作为我们港媒,我们可能比较关注的是现在兰州未来发展的规划已经有了,是否将来的发展中会考虑和港资,还有港企有更多的交流合作呢?

  虞海燕:是的,兰州这些年实际跟外资也有接触,但是还是比较少,甘肃包括兰州。我们去年也做了一些这方面的工作,但是我觉得也不够,还是我们今年要加大这个力度,尤其是像港澳台,包括一些其他的国家的一些企业的引资,今年这个工作我们现在也列了一个计划,要到外面去做一些招商,除了国内的,也到国外去做,要把甘肃,把兰州都要推介出去。但是推介出去一个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营造一个好的投资环境,要给人家说话算话,让人家进来的企业能感觉到我们的政府是为人家服务的,如果这一点我们能做到,本身就是一种宣传。所以我们现在努力在营造这种环境,你没有这样的环境,你说你把人家港资,港澳台的企业引来一个得罪一个,你等于弄一个反面教材出去,弄了人家谁还来呀?所以现在我们在做这件事,然后我们把这个招商引资工作还要加大力度。

  主持人:那么其实虞书记也在这里给我们广大的港企的朋友做出了承诺,他们会营造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欢迎大家去兰州投资。另外我想把话题转向今年的两会,今年的两会大家比较关心的热点话题之一就是国务院的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出台了,这个方案中强调到了职能转变,提到了“该管的管住管好,不该管的不管不干预”,而且要强调的是“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的两个积极性”,这几天我们也采访了一些地方上的领导干部,大家对这个问题还是非常关注的,很多人就谈到了希望能审批权更多的下放,而且还有人建议建立一个财权和事权相配备的财政体系,对此虞书记怎么看?

  虞海燕:两会中发的这个方案草案,包括那次马凯同志做的说明,这个我们也讨论了,觉得充分的认可,认为该管的管好,不该管的不要管,中央把中央的事做好,地方把地方的事做好。因为它现在毕竟还是一个比较笼统的说法,并没有很细的内容,所以最后这个东西能不能实现,我说实话,我还觉得还得看一看。

  主持人:还要观望一下。

  虞海燕:因为这个挺难的一件事情,为啥呢?它是中央部门,中央的国务院的很多部门,这种经济部门,它应该说是一次自我权力的约束。

  主持人:是的。

  虞海燕:这个现在说别人都容易,说自己是比较难的,这是真话。所以它这个能做到什么程度,我确实也不敢说,因为它没有细则,光是这样说。

  主持人:需要有一些相配套的东西。

  虞海燕:能不能真的做到这个,我们现在确实需要这样,你不能管的太细,管的太细肯定是管不好,你从上到下管那么细怎么能管好?同时现在我们也是比较多,上上下下这个问题都比较多,什么概念呢?就是大家都愿意把权力揽到自己这个部门来,或者这个单位来,都愿意把责任推给别人去,这是我们现在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所以这样的话你这个工作就很难做好,就是你怎么样能有一个办法,能够权力、责任对等起来,不要责任和权力脱钩,如果脱钩了有权力的人没有责任,有责任的人没有权力,他也干不好。所以我也希望我们兰州市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就是有权的人要有责任,有责任的人要给人家权力,都是有权的部门就想把责任推出去。所以我觉得总书记提的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这个是关键。所以这次这个看了以后我还是觉得很振奋,这个改革方案,但是它是一个大的很粗的东西能不能落实我说不好。

  主持人:审批权呢?

  虞海燕:审批权我倒是觉得不一定要下放多少,但是中央现在批项目的方式肯定是需要有所变化,对项目不一定很有利,但是怎么变,我因为也没有研究过这个事情,财权转移支付大家都喊过,现在这种分钱的方式我觉得至少不是很好的一个方式。其实你给哪个省多少钱或者转移什么的,你就固定下来每年增长多少,用不着他天天往部里跑,往中央跑。

  主持人:您过去跑步前进吗?

  虞海燕:都跑过,全国都在跑,大家都跑,你不跑不可能。这种跑的方式肯定不是一个好方式,如果说你不能有一个办法把这个方式改变一下,你搞完以后还是大家继续跑,那就说明你这个不成功。如果说项目你改革完以后,大家不到北京来跑了,或者来跑的少了,说明你这是成功的。如果还像现在这样跑,你说它成功,我也不知道它成功在哪儿。所以关键在这里,因为它好多细的东西没出来,咱们也不好说。现在只是从条条上说“该管的管住管好,不该管的不管不干预”,要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的积极性,建立财权和事权相匹配的财政体系,这都是很原则的话,这种话哪一年说也不会错,关键这些话怎么落实下去。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就更多的期待会有一些细则,一些具体的办法出台,来把中央很好的这样一些想法落地,这个比较重要。

  虞海燕:对。

  主持人:那么节目的最后我想请虞书记给咱们兰州做一做广告,因为特别像我这样还没有到过兰州的人,对兰州和甘肃都不熟悉,如果说让您给兰州拉拉广告,拉拉宣传,请大家更多地以后去到兰州去投资、游玩,您预备跟大家说一点什么?

  虞海燕:我说这么两个概念:一个原来我们兰州一般都希望大家夏天来,因为它是一个冬暖夏凉的地方,风不大,所以我们原来都是希望大家夏天来。现在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希望你冬天也可以来, 来旅游观光。第二个,我们希望兰州给大家感觉到一个宽松的投资环境,我们争取做到兰州市的投资环境能跟东部的省会城市一样,就是到兰州投资能跟到上海,能跟到广州感觉一样就行。但这是我们的目标了,我也相信自己应该能够逐渐地做到它。

  主持人:那好,那我们共同期待着这样一个西北重镇,也是我们大家目光聚焦的这样一个城市未来也更好的发展。各位网友,这里是大公网2013全国两会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刘彦昆,

  非常感谢今天做客我们演播间的嘉宾虞海燕,也欢迎您方便的时候再来做客,再见。

现场图片
嘉宾简介
虞海燕,甘肃省省委常委、兰州市市委书记。
相关专题
以多年的上会经历为积淀,呈现会场细节,强调现场性、可读性。
《北京观察》栏目的两会特别版。充分发挥品牌优势,以香港视角观察两会。
制作团队
  □ 制作出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大公网
  电话:+86-5204 7777
  邮箱:tkpnews@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