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记者时代”:官方和民间存在隔膜

2013-04-26 15:42:09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记者程姝雯 尤蕾

  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里氏7级地震。

  “乌合之众”坐到电脑前,或者仅仅通过手机刷屏,抢先发出信息,成为灾难救援的另一条“生命线”。跨入“全民记者时代”后的中国,经历一场信息传播与沟通的全新体验。《乌合之众》的作者勒庞,早已对社会崛起的群体力量洞若观火,而当下中国,以微博为代表的自媒体所迸发出的群体播报与围观力量,或许已经超出勒庞的估计。

微博直播:第一条微博距离地震发生仅53秒

  4月20日8点02分,芦山地震。

  8点02分53秒,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发出芦山地震的第一条微博,距离地震发生仅53秒。

  随后近一小时内,1300余条微博都发布了地震消息,发布者中,包括身处灾区的居民、企业和名人。

  面对地震灾情,通过网络,灾民利用定位等方式自救。地震72小时后,舆情专家、武汉大学教授沈阳在微博中限定地域搜索,发现可搜到雅安发出的微博达24857条。

  “地震信息传播、救援快速展开,都得益于微博、微信发挥的作用。”沈阳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四川的政务微博信息发布及时,连中国军队也迅速跟进开设微博,原生态呈现救援进展。同传统媒体相比,微博、微信,几乎起到了直播地震的作用,将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细节,呈现在网上。

  伴随地震消息发布和救灾进展披露,“微公益”同步进行。

  灾情发生后,很多网络达人、明星通过微博发起各种的微公益,募捐物资款项,送往灾区。在社会网络平台上发起的民间慈善,给网友提供实现爱心、奉献力量的机会,“汶川地震发生后,大家只能看报纸、看电视,这次我们虽然不在现场,通过微博、微信,情感上、物质上,都参与到抗震救灾中。”

助战救灾:人人都能是记者

  微博等网络社交媒体平台,并非首次“助战救灾”,近些年来,诸多重大事件都是由微博等自媒体“首报”,传统媒体才随后跟进。

  “水灾、停电,几乎一幢楼的人们都围在这烛火旁。”19个字的微博下,附有一张烛光摇曳、几人围坐在一起的照片。这条微博发于2010年8月8日凌晨3点23分的舟曲,短时间内,网友“kayne”的这条微博就被转发了5000余次。随后几天,“kayne”的微博成为外界了解舟曲泥石流灾情的重要渠道之一。

  “kayne”是国内图文报道舟曲泥石流灾情第一人,他并非职业记者,仅仅是灾区幸存者中少数熟悉微博的人之一。他是一个大二学生,舟曲泥石流中,也扮演了“公民记者”角色。

  其后宜黄事件、甬温线重大交通事故、“表哥”、“房姐”等事件中,中国庞大的网民群体,一群“乌合之众”的合力报道,彰显出“全民记者时代”人人都能是记者的特点。

  《2013年网民数量及互联网状况报告》显示,至2012年12月底,中国网民规模达5.64亿,全年新增网民5090人,互联网普及率为42.1%,较2011年底提升3.8个百分点;微博用户规模为3.09亿。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文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中国网民庞大的基础使其从发邮件、看新闻等实用主义者转变成为一种有互动参与意识的共同的社会身份认同,这加速了全民记者的诞生。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将“公民记者”分为两类:

  一类是重大事件的目击者,通过社交网络播报的舟曲泥石流灾情和英国伦敦地铁爆炸案的网友均属此类。“这类公民记者具有临时性和偶然性,传播目的就是为了公开。”张志安说,通常这都是碎片化的信息,优势就是快和现场感强。但该类信息传播不持续不深入,难免流于表面化。

  另一类公民记者其实是某事件当事人。2010年9月10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岗镇发生因拆迁引发自焚事件,自焚者亲属在微博中播发亲人伤情。“很多土地拆迁的微博也是如此,传播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动员,做社会抗争,为个人或某个群体争取社会支持。”张志安指出,这类公民记者通常带有私利性,难免会对信息进行筛选。

  张志安坦言,自己乐见公民记者的发展,但因其先天不足和现实制约,公民记者的前景并不乐观。

关键字: 全民记者 芦山 地震
责任编辑: 徐上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