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访谈 > 首页二级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尘肺病农民将是本世纪最严峻的中国问题

  大公网北京5月27日电 日前,中国当代著名揭黑记者、“大爱清尘”公益项目发起人王克勤先生做客《大公访谈》,同网友介绍“大爱清尘”民间公益项目的情况,分享他与尘肺病农民的故事。

  经过多年对全国尘肺病农民群体的调查,王克勤指出,尘肺病农民问题将是本世纪最严峻的中国问题。当下中国尘肺病农民群体至少达到600万的规模,其中22.05%将“活活被憋死”,且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是30岁到45岁的中青年人。

  “集中爆发、群体性爆发的特点非常明显。”王克勤说,尘肺病直接导致了农民工家庭的贫困交加。

  访谈实录如下:

  主持人:我知道王老师是在一线记者的岗位上坚持了二十多年的,那后来为什么又走向了关注公益、关注尘肺病这个群体呢?

  王克勤:我到现在严格来讲也还是一个记者,当然现阶段没有一个岗位,但我的职业身份并没有变化,首先是这样一个界定。然后做公益是我的一个志愿者行动,我到现在也是“大爱倾城”的义工。那么作为一个记者怎么能够进入到了公益领域?我跟很多的记者同行进入这个领域实际上有相似的地方,是一种新闻报道工作的一种机缘。因为新闻报道工作让我们接触到这样一个群体,然后为这些群体的处境所触动,而后接上这个机缘,而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主持人:您最早接触到尘肺病这个群体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

  王克勤:我最早接触到尘肺病这个群体是在90年代中期,当时我是在甘肃的一家媒体在工作,采访过甘肃的农村的一个乡镇企业,这个乡镇企业有一个乡镇煤矿,乡镇煤矿的副矿长对我特别好,然后他每天都在咳嗽,咳嗽得很厉害,我当时搞不明白。然后临走的时候,我问,我说老黄你干吗每一天都咳嗽的这样上气接不上下气,好象你也没感冒来着?他说,这不是感冒,这是尘肺病。这时候我才知道有“尘肺病”这三个字。大概没过几年,他的工友给我打电话,他说老黄没了,尘肺病把老黄给活活憋死了。然后因为老黄他是对我特别好,然后一个跟自己打交道,认识,很熟识的一个人这样死了,被憋死了,当时给我的触动很大。然后我经常眼前就浮现的是老黄的笑容,然后就是“老黄”、“尘肺病”,这就给我最早留下来一个很深刻的印象。他在煤矿里经常地挖媒,最后被活活地憋死。

  主持人:经过您多年的调查和了解,您认为尘肺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给我们详细地说一下。

  王克勤:说到尘肺病群体,实际上我们目前发起的“大爱倾城”公益组织做的是寻救中国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尘肺病本身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一种职业病,在人类工业史上,与人类的大工业实际上是伴生而行,伴生,就是相伴而生的这样一个疾病。说到尘肺病,简单地讲,尘肺病是劳工在高粉尘、高污染的环境里长期劳作,通过呼吸道吸入大量的有害粉尘,进行肺细胞,而后板结化、纤维化,导致肺功能最后损伤,肺功能失去活性,把人最后活活憋死的一种不可终结职业病。最严重的尘肺病患者,就是大家平时都有长期的体育训练、体育运动的这样一个经历,我们长跑呀剧烈运动之后,我们喘不上气儿,但是对肺组织受到严重损伤、肺功能被硬化到程度很高的尘肺病三期的患者而言,他的每一个呼吸就相当于我们长跑之后的呼吸,需要调动浑身的肌肉,以保证一个又一个的呼吸,喘气费劲,非常费劲。

  我提出一个概念,也就是说尘肺病农民问题是21世纪即本世纪最严峻的中国问题。为什么?

  第一,数量巨大。根据我们长期的救援以及此前众多数据的测算,还有跟卫生部的有几位公共卫生的专家一起座谈得出的结论,当下中国尘肺病农民的数字至少是600万这样一个数字。600万的数字相当于什么?相当于一个青海省的总人口,相当于香港的总人口,相当于一个欧洲中型国家的人口。

  主持人:很庞大的一个群体。

  王克勤:很庞大的一个群体。而这样600万的群体面临的更残酷的问题是,大部分人都将面临被活活憋死的这样一个命运的终结。目前我们测算的数据是22.04%的死亡率,是第二个数据。第三个是这块土地上每一个半小时就有一个尘肺病农民被活活憋死。  第四个数据,他们都是30岁到45岁的中青年人。

  主持人:非常的年轻。

  王克勤:最恐怖的数据是到现在,这块土地上每年还有两万农民被尘肺病夺命,也就是每年要新增两万个尘肺病农民,新增。600万已经形成一个非常巨大的数据,已然每年还在增加两万个人,那这个数据在不断的增加,这是个很可怕的问题。因此第一个问题叫做数量巨大。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叫做  集中爆发。就是近大概四五年以来,中国的尘肺病问题突然呈现井喷式的这样一个增长,爆发出来了。为什么?尘肺病本身是一个潜伏期很长的一种慢性疾病,短则三两年,长则15年到20年。那么过去的20年到30年里,中国正在全面地推动工业化,在工业化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就是粗放低端的世界工厂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处处冒烟。由于整个普遍的世界工厂设备简陋,保障体系很差,然后同时给大量的中国农民提供就业岗位的同时,也造成了环境的污染、资源的无序开采,还有劳工生命和健康的严重损伤。  劳工健康与生命的损伤其中就涉及到诸如像矿难,矿难是一种显形的伤害;尘肺是一种隐型的伤害,尘肺的死难和伤害程度是矿难的十多倍以上。因此,经过这些年的长期的积累、打工,尘肺病在近四五年来集中爆发出来了。因此第二个特点叫做集中爆发。

  第三个特点叫做群体性的爆发。农民外出打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他是结伴而行,拉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包括村里的邻居一起去打工,一起在某一矿山,甚至在同一个工作岗位上打工。当其中的哪一个人被尘肺以后,突然发现整体的这样的群体都被尘肺。今年的4月1日,我在贵州就见到了一个叫王铁成的农民,一家六口人被尘肺,其中两口人在过去的三年里分别撒手而去,因为尘肺。甘肃果拉尔有一个叫赵文海的农民,一家堂兄弟18个人是尘肺病。与此同时,在江西、在内蒙、在甘肃、在四川、在湖南、在陕西等地出现了大量的寡妇村,叫尘肺寡妇村。一个小的自然村可能七八户人口,甚至一百户人家的自然村,男劳力都集中到某一个矿山打工,而后这些年陆续均死于尘肺病,整个村庄就留下孤儿寡母。所以形成了大量的寡妇村。

  那除了第三个特点以外,还有一个特点叫做贫病交加。尘肺病群体整体的打工的群体来源于贫困的小山村,是因为贫困而去打工,说得直接一点。高粉尘、高污染的环境里去劳动,家境稍微好一点,还不错的农民绝不会选择到这样坏的岗位上去打工,只有极其贫困的农村的贫困的农民会选择这样的岗位去打工,他们的来源是贫困的。贫困的农民好不容易挣了一点钱,但得上了尘肺病,得了尘肺病以后首先第一个问题是,正常的呼吸都很困难,接着就没有办法从事重体力的劳动,失去劳动能力,而后被工厂、矿山所开除,之后回到自己的村庄,还要花钱治病,最后债台高筑、妻离子散。这样的情形就非常多了,越贫困越尘肺,越尘肺越贫困,贫病交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这样一些家庭的共同的一个特点。

  • 责任编辑:叮咚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