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访谈 > 首页二级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生命不容等待”催生“大爱清尘”

  大公网北京5月27日电  中国当代著名揭黑记者、“大爱清尘”公益项目发起人王克勤先生做客《大公访谈》,谈及“大爱清尘”的启动原因,王克勤表示,当下600万尘肺病农民的健康问题,是“ 国家血债”。

  尘肺病群体现状的艰难,不仅需要解决治疗和保障问题,更警示政府部门急需通过严格立法,遏制尘肺病的产生。“政策的等待要有个过程,但生命不容等待。”王克勤说,正是抱着这种心态,他 才从记者转向公益志愿者,成立“大爱清尘”基金。

  对话实录如下:

  主持人:对于我国的尘肺病的预防工作,如果请您给大家一些建议的话,您又会从哪些方面给这些用工单位?

  王克勤:我觉得简单的不是用工单位的问题,在中国现阶段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学习欧洲的经验,我们目前成为全世界第二经济体,中国的国家公共财政也是在全世界,中国政府也称为全世界最富的 政府,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偿还这个血债,应该学习欧洲的这样一个做派,各个国家的做派。首先把现存的中国的尘肺病劳工的治疗和生活保障问题由国家财政通盘解决。欧洲当年解决到什么程度?尤 其德国和法国做得非常好,有十多万非洲劳动在德国和法国打工导致尘肺病,他们认为这是德国和法国国家血债,专门盖了房子,把十多万劳工移民到德国和法国,解决他们的吃穿住行,解决他们的治 疗、养老送终。我们至少中国政府应该履行这样的国家责任,偿债,这是第一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欧洲当年解决的办法是什么?不仅要解决当下存量的尘肺病人的一个治疗和保障问题,更要遏制尘肺病的再生,杜绝尘肺病。两条腿走路:

  第一,制订了严苛的立法,一个企业如果产生尘肺病劳工,两例三例以上,这个企业会被赔得倾家荡产,即你害人和杀人的成本非常的高,你不敢轻易地犯险。中国为什么这个问题非常普遍?是因 为发生矿难或者等等成本很低,老板不负责任,老板不负责任的背后是我们没有这样一个严苛的、规范的、以人为本的立法,这是第一个,让企业不根犯险。

  第二个,任何企业开工前必须要有一个刚性的规定,你不仅要上生产设备,更要上劳动保障设备全配套,只有劳动保障的设备全配套,才容许你的开工,这是刚性的开工。从而就遏制和杜绝了尘肺 病岗位的存在,所以实现了尘肺病的消灭。大概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叶,欧洲国家基本上实现了尘肺病的消灭。美国的尘肺病是在20世纪30年代,基本上完成了消灭,遗憾的是2004年美国又出现了一 例尘肺病。日本的尘肺病是在1975年消灭的,1975年日本消灭了最后一例尘肺病。

  因此,我认为我们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第二经济体,我们有能力、有责任,更有义务应该偿还债务,从人道的角度,这个国家应该早日消灭尘肺病在这块国土上。

  主持人:当然我们也特别希望能够看到尘肺病的这种现状能够在我国得到一个彻底的解决,但是这个我们同样要注意的一点是即便是以后得到了解决,但现在还有600万的庞大的尘肺病农民群体等着 我们去关心,所以您选择了从自身做起,成立了“大爱倾城”。那在这个项目最终启动的时候,您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或者它进行的顺利吗?

  王克勤:对,前面我给你讲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尘肺病农民群体,为什么叫做尘肺病农民的救援?他们面临六个抛弃:企业抛弃、国家抛弃、政府抛弃、社会抛弃、社区抛弃、亲友抛弃。在这样的 状态下,为什么我们要行动?很多人也在问我说,王老师,你是一个中国社会的精英知识分子,精英群体,这些尘肺病农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伸手相助?这应该由企业去做呀?

  主持人:您的回答是?

  王克勤:我说,我也期盼着有企业去担责,有政府去担责,但是我一直等不来。假定你面前正在犯病的、随时死于旦夕之间的这个人是你的兄弟、你的父亲,你难道还要等待企业、等待政府?我想 你会自己想办法先去救命。

  主持人:就很多政策和措施也许我们可以等待,但是生命不能等待。

  王克勤:对,政策的等待是要有个过程,但生命不容等待。我觉得是一个简单的类比心,好多人说王老师你是个精英知识分子,这些尘肺病农民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如果没有高考制度,我可能 就是在哪个矿山上打工的农民工,我有可能就是被尘肺病的那个人。当企业把我从厂里赶出门,当政府各种救济渠道都得不到的时候,我是一个生命,我是一个人,我想活下去,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 生的渴望,这是正常的心理。

  主持人:您抱着这种心态去成立大爱基金。

  王克勤:是。

  • 责任编辑:叮咚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